《玄天一線情小說》[玄天一線情小說] - 玄天一線情小說第2章  (2)

身!
雙眼越發疼痛,狐族無淚只得流血讓她眼底再度湧上了血紅。
她走到他面前,雙手撐在寒玉床上,看似風輕雲淡道:「一百年,就算是養一隻靈獸也該養出感情了吧。」
「可狐族的畜生還不如低賤的獸!」
玄海說這個話的時候甚至都沒有睜開眼。
他不屑多看她一眼。
白櫻洛深吸了一口氣,脫下了紫色薄紗,「你饒了狐族,你要我怎麼樣都可以。」
兩人做了一百年的夫妻,她知道他最喜歡什麼手段。
終於玄海睜開眼。
玄海伸手挑起白櫻洛的下巴,「三界之內,本尊要什麼女人沒有?」
「可別的女人得到了尊上元陽么?」
白櫻洛施展着狐族的魅惑,手更加不老實地在他袍子下動作,「畢竟我可是在一百年前就開始伺候尊上了。
一百年,我和尊上雙修了無數次,尊上想要什麼,我都知道。
不是嗎?」
「白櫻洛,你可真下賤!」
白櫻洛只覺得他說的每一個字都宛若雷刑一般抽打在她身上。
他真的好狠,在他眼裡他們一百年的感情還不如南宮汐在他身邊一年。
在凡間的一百年里,他有多疼愛自己,在天界他就有多冷酷無情。
明明胸口沒有了心臟,可為什麼還是這般疼痛?
白櫻洛抬起下巴,眼角滿是狐族的魅惑,「我說過,只要尊上肯放狐族一條生路,尊上做什麼都可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