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開局女神在馬車上屁股痛》[玄幻:開局女神在馬車上屁股痛] - 第8章:附帶(2)

個尷尬撞擊?!」

「不……不是這個辣!!」唐蟬羞恥道,一想到剛剛裝成女人的模樣,唐蟬就羞紅了臉頰。

「我說的是……倘若你是一個男人想搭訕一個妹子,但妹子卻帶着小孩,你第一反應是什麼?」

「這比玩意是誰啊?」

「對……個屁啊!」唐蟬反駁說到。

「應該是先確認那小孩和妹子的關係才是,可他卻異常的沒有,反而詢問我的目的。」唐蟬重新冷靜下來,鄭重其事說道:「嗯……系統……你怎麼看?」

「那你要不要考試嘛?」系統這時語出驚人一句話說道:「你站在這都快一壺茶的時間了。」

「欸?噢噢,我她喵忘了。」唐蟬回過神來後,這才急匆匆地帶着青青進去。

室內,古樸的氣息撲面而來,四壁環繞的房間除了藥材便只剩下一台機器放在那裡了。

青兒眼中閃着好奇的光芒,唐蟬的眼中閃着完蛋的意思。

麻了個壁?在這個毫無通風的房間里煉藥?煉藥就要火,火燃燒會產生煙,那煙往通??

要熏死人啊?!這誰頂得住?

啪!!一記手刀啪的一聲劈在唐蟬的後腦上。

「你四不四傻?異火在燃燒時產出的火花會被大陸上的靈氣同化的,不然你以為空氣中的靈氣何在??」系統看着唐蟬跟看着傻子一樣。

「嚶~痛~」轉眼間,唐蟬摸着後腦勺,轉過頭來,眼睛裏泛着一絲絲淚光,一臉紅着臉埋怨快哭的表情望着系統。

啊……啊這……我不是故意的……

在系統千騙萬哄下,唐蟬也沒跟他計較太多,畢竟誰還沒有錯呢?只是唐蟬認為痛而已,本能的快哭罷了。

但唐蟬沒計較那麼多就可以了,再說了,你看過哪個父親會對兒子有計較的?

唐蟬就是這個意思。

系統:Σ(゜ロ゜;)??!

「那麼,系統我該怎麼搞嘞?」唐蟬叉了叉腰,環顧四周說到。

「你儘管用你那煉藥師資質作,只要你得到那台機器的肯定,並且獲得三階煉藥師徽章就可以了。」

「噢?是嘛?」

唐蟬伸出一根手指,然後突然竄出紫色的火花,轉眼間,那竄火花一下子燃起一團紫色火焰。

詭異又有一絲爛漫。

「哇……這是什麼?怎麼突然青兒感覺……好熱啊……」青兒看着異火震驚的說道,但隨着紫火的燃燒,青青也有些出汗了。

「叮~宿主震驚了林青青,獲得震驚值300」

唐蟬這才收起來,媽耶!我都忘了青青還在嘞。

無奈之下,唐蟬只能讓青兒在門外等候了,然後再等唐蟬做完任務後,再送她回家。

青兒也很善解人意,她乖巧的答應了,就獃獃的守在門外等着。

「呼~那我就開始吧……」

隨着唐蟬的話落下,唐蟬伸出雙手擺動,那些藥材開始陸續浮空起來,一一跟着唐蟬的手法移動,邊動邊挑出藥材中的雜刺。

此時,唐蟬的面紗也隨風而去,散落在一旁的地上,露出了唐蟬絕美的臉蛋。

而唐蟬的眉心燃起一團詭異的紫色火焰,火焰炫動,空氣中滿是紫色的火花,溫度也頓時灼熱,絢麗奪目,但卻十分致命。

紫火緩緩向下移動並且燃燒地愈加熊烈,不僅如此,紫陵唐火的模樣開始變化成鼎爐。

漸漸的,藥材一一挑好在空中浮懸,紫火也已赫然在唐蟬胸前成了一鼎火爐,只不過鼎爐外表還是火焰,只是模樣想罷了。

唐蟬心神一動,藥材紛紛陸續湧入其裏面煉製。

良久,紫火隨着時間推移,慢慢勢弱了,直到鼎中的丹藥煉成後,紫火才在唐蟬手中消失。

唐蟬看着憑空的丹藥,立馬過去就湊過去看看。

那顆丹藥落在唐蟬的手裡,丹香四溢,滿是舒服的感覺。它通體呈現藍紫色,丹上還有澤光乍泄,說明着這枚丹藥的可貴之處。

她將它輕放在機器上,然後目不轉睛地看着屏幕上顯示的信息,像極了小時候對考試成績發表的緊張。

自己隨便做的葯也不知作用何在?

「……檢驗為不知名三階極品丹藥,雜質為零,作用:可在靈根是木屬性的情況下,短時間增長實力,沒有副作用。價值:極高。」

唐蟬看着信息,微微一笑,行叭,第一次嘗試,已經不錯不錯啦。

拿起機器給出的徽章,上面赫然寫着三階上品煉藥師。

「宿主完成任務,獲得「勾魂香」」

說罷,原本唐蟬的幽幽體香便開始愈加強烈,那股味道彷彿滲入人心。

然後又壓縮起來,最終重新化作體香在唐蟬身上。

「勾魂香:既有是被動,又是主動,平常時只是體香香億點,但當宿主使用時,不僅可以迷惑控制對手,還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覺讓他人放鬆警惕,對你產生好感。」

「嚯?!這玩意好哇!老子可以誘惑人了?」

「噢,其實你本身就挺誘惑別人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