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開局女神在馬車上屁股痛》[玄幻:開局女神在馬車上屁股痛] - 第三章:還不遲

唐蟬在林言的「積極」帶領下,草草參觀完林家,而胡獨則是同林嶄在林家大廳中談話。

說是談話,但到頭來也只是林嶄的吹捧罷了,胡獨坐在椅子上表面在聽,隨便回應幾句,事實上則是在安排在林家這段時間的事。

林嶄雖也看出來了,但也不惱怒,畢竟對方是中州的世家啊,能坐在這裡聽你聽就不錯了。

「既然如此那麼我也就不打擾二位了,等到戌時「晚上七點左右」我們再叫二位用膳。」林嶄看着接近黃昏時期的天,對胡獨笑道。

胡獨點點頭,起身看着林嶄抱拳說道:「那麼便勞煩。」

「誒,不敢不敢。」林嶄見胡獨起身,也跟着起身抱拳彎腰。

只見胡獨大步流星離開,離開之前回頭又說到:「此事只有唐族和林家家主你知道,還有答應的事就要做到。」

「啊,一定一定,請令族放心吧,這本來就是你們的。」林嶄又拱手彎腰,笑着說道。

目送胡獨離開後,無奈笑了笑,揮袍轉身離去。

轉眼間來到池塘邊的走廊上,唐蟬已經鬆開手了,表面對着林言樂呵呵,但背後不知道吐槽了多少遍了。

看着林言還在為自己介紹着,唐蟬轉過頭,不小心瞄到正含苞欲放的蓮花河蕾。

現在正值蓮花綻放的季節,池塘上的蓮花也爭相鬥艷,粉的,白的,黃的……水中的鯉魚不斷穿梭。

林言見了,默默走到唐蟬身邊,聞着幽幽體香,紅起了臉,不再說話。

黃昏逝去,最後的縷縷金光跌入昭昭星野中,火雲燃盡了最後的烈焰,晚霞就此別過。

林家不知道何時點起盞盞閣燈,燈火闌珊,林家院內外蓉蓉繁華,整個梁山鎮彷彿是一片小小不夜長安。

雖兩袖清風,但樂此不疲。

看着挑起幾盞閣燈的走廊,又注視着池塘里的鯉魚,唐蟬心中不免泛起感嘆。

燭火通明,又剛逝去夕陽,暮暮明火通照在唐蟬的粉腮上,原本白嫩的肌膚變泛起一抹紅暈。

林言痴痴看着唐蟬入了迷,醉死她鄉,這讓林言更加堅定信念了。

「不知道老妹怎麼樣了?」唐蟬自顧自嘀咕道。

唐蟬從小沒有爹娘,也沒有兄弟姐妹,這個妹妹只是唐蟬青年時投機遇見她,心生憐憫,便收留她,二者相差十歲左右。

而唐蟬卻毫無注意林言那充滿熱情的目光。

ps:前期唐蟬老妹不會來,但後面會來,不過她……成了他呢~哈哈想想就刺激。

「由於宿主震驚了林言,獲得震驚值1500,算上之前的總共記4000。」

系統的話讓唐蟬回過神了,唐蟬挺了挺纖腰,舒展筋骨,這段插曲就算過了。

當轉過頭便見林言那般毫無保留的看着自己,眼中正閃着光。

「林……林言?」唐蟬試探性問了問,而林言還在沉浸自己的世界中,良久才反應過來說道

「哦噢好的,蟬兒姐姐,我在。」

還為等唐蟬說話,便遠遠見到胡獨的白衣身影向自己跑來。

「小姐。」等到胡獨在唐蟬跟前時半跪在地上。

「屬下來遲了」

「不遲,至少見到此景還不遲不是嘛?」唐蟬扶起胡獨的雙臂,笑道。

「小……小姐?」胡獨緩緩起身,意味深長地看着唐蟬。

唐蟬輕笑幾聲後不再說話,穿過二人,獨自走在長廊上。

胡獨也嘀咕道:「不遲么……」隨後看向唐蟬的目光中帶着三分感激,四分對她話的耐人尋味,三分熱意。

此時林言突然感到危機,同樣有感覺的還有胡獨。

「小姐,等等我。」胡獨邊說邊追上去。

林言本來也想追上去,但胡獨卻回過頭,眼中的溫柔轉瞬即逝,隨之而來的是利刃出鞘般的冷意。

動了動乾裂的嘴唇,低聲地說道:「她……是我的。」又想了想不對勁,重新說道:「我是她的護衛,感謝你剛才和我家小姐的陪同介紹,但我家小姐該休息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