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有點難》[修仙有點難] - 第九章九瓏道觀

靈獸山脈的東邊有着一個道統,九瓏觀。

這個道觀人丁稀薄,加上白鬍子老道自己也不過區區四人,但是再小,也不妨礙它的威名遠揚。

沒人敢小覷這個道觀,因為這個白鬍子老道術法驚為天人,雲邱閣的館藏術法,這白鬍子老道基本全會,雲邱閣沒有記錄的術法,這白鬍子老道也會,在西夏地界,很難再找出一人來與其匹敵。

三個多月前,在他們的北方,落霞鎮地界發生了怪異,疑似有妖獸渡劫,不過那種程度的雷劫老道並沒有放在心上,也就沒有再問,直到幾天前流雲宗宗主登門來訪,說是有事相商,無意之中聽到了一些消息。

流雲宗的三清掌門過來找自己,談及了那日的一些事,他趕到事發地的時候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地上零零星星有些黑衣人的屍體。

感覺不是西夏這邊的人,這些人好似是圍獵了一隻渡劫期的大蛇,但是身上的致命傷好像又是人為造成的,與大蛇無關,這是很反常的。

落霞鎮的村口有被大火燒過的痕迹,似乎也不是凡火,這火焰有股奇怪的臭味,這些都是宗門弟子後續跟進調查出來的。

「你是說有人在圍獵西夏這邊的妖獸,還不止一撥人?「白鬍子老道問道。

「雲塵,不得不防啊!我們西夏宗門散落,勢力微弱,難以形成合力,如果任由其他域的人進行滲透入侵,我們的資源不得白白送出去啊!「三清掌門語重心長的說到。

雲塵子沉吟了片刻,「除了那些黑衣人還有其他線索嗎?「

三清掌門沉默了片刻,接著說道:「有,除了落霞鎮,不遠處的喬家村與牛家村的人全部消失不見了。「

雲塵子默默聽着,沒有說什麼。

三清掌門接著說:「玄關鎮消失了。「

雲塵子皺了皺眉道:「消失了?「

「對,是消失了,整個地界都不見了,以前的玄關鎮區域,出現了迷霧,裏面的情況並不明朗,我派弟子進去探查,得到的回復是裏面出現了一塊詭異的區域,疑似有鬼魅生成,那弟子不敢往裏面而去,就此回報了情況,未過多久這弟子離奇死亡,有長老查探後,得出的結論是靈力枯竭,壽元已盡,可是這名弟子實力練氣期8層,歲數不過20餘歲,着實詭異,為此我用困龍陣封住了那片區域。「三清掌門說到。

雲塵子問道:「雲散他有什麼看法?「

三清掌門接著說道:「雲散他讓我便宜行事,只需保證雲邱閣的安全就行,畢竟我跟他屬於合作關係。「

「只是這外力,我實在震懾不住,力有不及,特來尋求合作「三清看着雲塵子,無奈道。

雲塵子說到:「我早已不問世事多年,一心只為玄修,況且西邊的靈獸山脈也不能出現問題,實在不知如何助你,總不可能因為莫須有的線索找人討要說法吧?「

三清接着雲塵子的話,面露喜色繼續說道:「如此,我自是考慮到了,我想讓雲塵你替我訓練幾批弟子,以作他用。「

雲塵嘴角抽搐了一下,這三清真人,當初他們在雲邱閣求學之時,便是這樣,難怪跑來找自己,這哪是來談合作了,擺明了是想讓他幫着訓練手下,打白工呢。

雲塵子有些生氣,「哼,我自己的徒弟都顧不過來,哪有功夫管你。「

似乎料到了這話一樣,三清掌門卻也不惱,笑着說到:「雲塵,你看這些東西。「

雲塵子看去,三樣東西出現在三清掌門手中,一件是一罐獸血,裏面透露着莽荒的氣息,一件是一顆內丹,火之精元在裏面遊離不定,最後一件是一把透着晶瑩白光的白玉戒尺。

雲塵子有些驚訝,詫異地看着三清掌門。

三清一陣苦笑,說到:「若不是情況特殊,這白玉戒尺我是一輩子也不會拿出來的…「

且不說這戒尺的威力,就憑他所代表的意義,三清就不可能拿出來。

雲塵子看着三清嘆了口氣:「就這一次,沒有下次了。「

三清大喜道:「一言為定!「

雲塵子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