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就是看誰活得苟》[修仙就是看誰活得苟] - 第5章 學武的崎嶇之路

新年這一天,潘三說過得很有年味。

江飛知道,這個小傢伙說的是很有肉味。

時間匆匆流逝,小傢伙一天比一天高了。

慢慢的,兩人的稱呼發生了變化。

潘三開始叫江飛為「阿父」,江飛也不再叫潘三兔崽子了,叫「三兒」。

起因是有個婦人叫潘三『小雜種』。

江飛去和那老婦吵了起來,後面還打了起來。

對方的丈夫以及親朋戚友也加入到戰局中。

場面相當不雅觀。

江飛輸了,躺在地上,鼻青臉腫的。

沒辦法,對方人多。

可在潘三眼裡,大夫的身影比誰都要高大。

就這樣,潘三對江飛的稱呼變了。

這個生活中的小插曲,也讓小傢伙更加堅定了學武的心。

「阿父,讓我練武吧,以後我就可以保護你了。」

還是沒能拗過這小兔崽子,江飛屈服了。

他找到了鎮上的一名武師,交了半兩銀子,讓武師收下了潘三。

武師長得很魁梧,滿臉的大鬍子,雙手的老繭比那些下地的漢子還多。

一看就是個高手。

武師收了錢,打量着潘三,道:

「本以為我這一身武藝會後繼無人,沒想到蒼天有眼,賜了我一塊璞玉,放心吧,我會把我的畢生所學都教給他的。」

潘三很高興,江飛也高興的笑了。

「兔崽子,這下你圓夢了吧?」

「謝謝阿父!」

十天後,潘三不笑了,江飛也笑不出來了。

那個武師跑了。

兩人看着空無一物的武館,久久不語。

和他們一樣遭遇的還有十幾例。

武館的房子是租的,那騙子也是蓄謀已久,只是江飛他們剛好趕上了收網的時間。

報了官,縣令讓他們回去等消息。

不過江飛知道,那半兩銀子算是打水漂了。

至於有沒有個響……

「這十天你學了什麼?」

「扎馬步。」潘三如此答道。

說完還當場演示了出來。

一個不太標準的馬步。

江飛看着潘三,良久,心情才平復下來。

或許這小傢伙真的沒學武的命啊……

時間過得很快,小屁孩十歲了,人長得越來越高。

江飛的年齡也長了,但歲月沒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他依舊年輕,鎮上的人嘖嘖稱奇,誇這大夫會養生。

江高鎮的縣令被調走了,換了新的縣令上來。

雖說沒有把稅收到二十年以後,但稅賦還是增加了。

不過這兩年都是豐年,大夥雖然有意見,倒也沒有起太大風浪。

這一天,江飛出診回來的路上遇到了一個和尚。

光禿禿的腦袋,穿着僧袍,燙着戒疤,戴着佛珠,約莫十三四歲。

小和尚歪着頭,靠着牆,似是暈了過去。

雖說江高鎮很安全,但這麼一個大活人毫無防備躺在街上,難保不會被那些邪道割腰子。

於是江飛把小和尚帶回了醫館,給水給齋飯。

小和尚說他隨着師父前來剿滅一頭大妖,他功力不夠,被打傷了,如果不是江飛搭救,恐怕小命就交待在那了。

小和尚說要報答江飛,但他沒錢,以後會想辦法報答的。

江飛說:「那你給我那招牌開個光唄。」

小和尚一臉為難地說:「我不會。」

「那你會什麼?」

「念經。」

「………」

「阿彌陀佛——」

小和尚法號玄真,是個孤兒,家裡的長輩養不起,把他送到了靈山寺當和尚。

小和尚說他師父滅了大妖之後會來找他的,這段時間他打算在鎮上化齋,撐過這段時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