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氣運透視》[系統!氣運透視] - 第5章 兩隻黃雀

「俊生我兒,別怪我哈!」

夕陽西下之時,許七夜等到了一個四下無人的機會,利用手中的鑰匙再次潛入了靈侍閣。

看着周圍貨架上面閃閃發光的靈石,許七夜哈喇子都快流了下來。

可是眼下他卻沒那個膽子去動。

要知道,非正常時間,哪怕一枚靈石從靈侍閣走出去,都會引起外面陣法的圍攻。

「嘿嘿!」

許七夜從自己懷中取出三張符紙以及一個巴掌般大小的符人。

「小傢伙,靠你了!奧利給!」

許七夜神秘兮兮的將三張符紙分別貼在了三個方位。

隨後手中印訣變化,幾組繁雜晦澀的符印祭出,那符紙小人彷彿有了生命似的,朝着許七夜鞠了一躬便刷的一下消失不見。

一切做完之後,許七夜又回到了山下的酒樓,喝的酩酊大醉。

夜深人靜時,許七夜不斷盤算着時間。

而那邊,石俊生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不成功便成仁,拼了!」

隨着石俊生祭出自己偶然得到的一張破陣符,靈侍閣外的大陣先是抖動了幾下,隨即在劇烈的掙扎之中在底部悄悄的破開了一個僅容許成人通過的小洞。

「成功了!!!」

石俊生激動的快叫了出來,他順着那個小洞,急忙用遁地符開路。

「這下老子可就要發啦!」

不到片刻,隨着砰的一聲,石俊生順利的來到了靈侍閣內部。

可是下一秒他就傻眼了。

「什……什麼情況?」

原因是當他站到地面上時,竟然發現原本盛放靈石的靈侍閣此刻竟然空了?毛都沒有一根。

藉著窗外微弱的月光,他將閣內仔細搜索了一番。

終於,在一處陰暗的角落裡,他發現了幾塊顏色暗淡的下品靈石。

石俊生已經快哭了出來。

眼看天色不早了,只能打爛牙往肚子里咽。

將那幾塊靈石收起便找到原來的洞跳了下去。

可等石俊生離開之後,三張靈符卻詭異的從三個部位燃燒起來。

燒盡之後,原本空曠的屋子竟陡然間再次布滿了靈石。

「咿呀!」

那個符紙小人也不知道從哪鑽了出來。

手裡捏着一個灰色布袋子,不停的往裏面塞着靈石。

也不知灰色布袋是何材質,裝了許久後絲毫沒見隆起。

等到全部裝下之後,符紙小人又從那布袋裡取出了一塊衣服碎料放在了洞口處。

下一秒符紙小人頗為滑稽的扛着布袋,也順着洞口鑽了下去。

「咿呀咿呀!」

自斟自酌的許七夜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他看了看,發現賬台上的小二正呼呼大睡着,便對着門口擺了擺。

「嘎吱!」

隨着那扇門輕輕被推開,一個白色的符紙小人躡着步子走了進來。

許七夜看着它背着的布袋不禁大喜。

連忙取了過來塞進了懷裡。

「咿呀!」

符紙小人將布袋交於許七夜之後也詭異的自燃了。

「小二!添酒!」

忽然,許七夜猛的一拍桌子。

小二被嚇的一個哆嗦,不斷打着哈欠,嘴上小聲嘀咕着:要不是你給的錢多,鬼才在這裡侍候你,神經病,大半夜的喝什麼酒。

但手上卻沒閑着,又取出幾壇酒放在了許七夜身旁。

「這山下的酒和山上的酒就是不一樣啊,怎麼喝都不會醉。」

許七夜此時心情大好,也不與那店小二計較。

看着小二再次睡了過去,許七夜陰陰一笑,從懷裡掏出了那個布袋。

「要不是前面這傢伙有點積蓄,我還真搞不來這儲物袋啊」

當意識探進去的那一剎那,他愣了。

許七夜發誓,雖然見過這麼多靈石,但是從來沒有擁有過這麼多靈石。

粗略的查看了一下,應該有三萬多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