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後,我和自己成了閨蜜》[醒來後,我和自己成了閨蜜] - 第8章 吳爺爺同意認親

道長是路過的,原本想趁着月光多趕些路,無意中看到在屋子外面戳螞蟻窩的吳冰,突然覺得自己該歇一歇了。

道長看到吳冰身上有一股暗淡的光,那道光代表身體健康狀況。在光的末梢有段凝實的紅光蓄勢待發。看着黃泥壘成的圍牆,道長想不通這家哪來的大補之物給這小娃娃進食。

早年經常有道長雲遊四方,偶爾會在普通人家裡留宿。所以,村子裏的人早已見怪不怪。借宿的道長入鄉隨俗,會和主人家喝着清粥配話。

「道長是借宿?」吳爺爺手裡拿着尚未編好的草帽走出來,吳冰緊跟在後頭。

「勞煩老人家給一碗清粥。」道長透過吳爺爺,慈悲地看着吳冰。吳冰天庭飽滿,深邃的雙眼下是一隻獅子鼻。只可惜,一身暗淡的光芒。

待走到大廳,道長見四壁無物,只廳前擺放了一套自己釘的木桌子。這老鼠來了也搖頭,窮得四壁發光。道長壓着疑惑和吳家人共進清粥。

「道長為何一直盯着我家孫女看。」在道長多次觀察吳冰後,吳爺爺終於發現了不對勁。

「只是覺得這小女娃病歪歪的,滿臉黃氣,但又不知吃了什麼大補之物,這臉上的黃氣已有褪去之意。」吳爺爺琢磨了半天才明白道長話里的含義。吳冰呱呱落地的時候,如同一隻小病貓,若不是聽到她弱小的哼哼唧唧聲,很可能就被…

吳爺爺想到吳冰之前去吳悠家吃的雞湯,家裡也有幸獲得一碗。那浮在湯上的藥材都是補氣之物,或許轉機出在這雞湯上。

「前面有一戶新來的人家,憐惜我孫女,特給了一些補氣之物。」吳爺爺給道長倒了一杯水,繼續說道,「那戶人家前幾日還說要同我孫女認親。恰好今日碰到道長了,能否…」吳爺爺那日得知吳悠要認吳冰為妹妹,心裏也覺得奇怪。不怪他多想,家裡真沒什麼可圖之處,吳悠是看上了什麼。

「你們在說吳悠姐姐嗎?」吳冰蹲在旁邊半天,只聽懂認親,「吳悠姐姐人可好了,給我糖果,給我本子,還給我喝雞湯。」看到道長眼光瞥過來,吳冰不由自主地挺起胸膛。

「勞煩老人家帶我去那戶人家看看。」道長抿了口水,打算一探究竟。奇人呀!

待走到吳悠屋子,道長留了一句「這親可認。」轉頭就走。吳爺爺追上去問,「道長這話我不明白。」

「你孫女的命運,乃至你們全家的命運都和這姑娘息息相關,切記一定要真誠相待,切勿虛情假意…」道長說完話就離去,彷彿忘了借宿之事。

「走,回去和你爸媽商量認乾親的禮品。」吳爺爺把道長的話聽進去了,可是想到禮品又犯了難。讓自家老婆子翻翻壓箱底吧。

吳冰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彷彿要把這黑夜刺破。

吳悠期間又過來了一趟,從吳冰口中得知認親的事,就回去做準備。吳悠除了給吳冰沈蘭準備了兩套衣服,也給兩家人一些小禮物,她還打算私底下給吳爺爺備點禮物。這次認親吳家肯定大出血了。而吳家不止吳冰一家人,吳爺爺肯定自己貼補了一些。

「訂親儀式在下周,吳爺爺找人看了日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