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後,我和自己成了閨蜜》[醒來後,我和自己成了閨蜜] - 第6章 提起認乾親

吳冰抱着小板凳踮起腳尖望眼欲穿。見吳悠從屋子出來,小鳥似的撲了上去,和吳悠大腿來個愛的擁抱。「姐姐,我帶來小板凳,中午可以不用坐地板了。」吳冰眼睛彎成月牙形,奶聲奶氣地向吳悠報告自己的成就。

「媽…阿姨。」吳悠話到嘴巴打了個轉,差點就喊錯了。有那麼一刻,吳悠以為自己的母親就站在面前微笑着。但仔細一看兩者之間又有些細微的差別。吳悠的母親總有一股不服輸的勁,而吳冰的母親則比較溫柔,望着吳悠的眼神帶着點小心翼翼。

「小悠,我是冰冰的媽媽,阮暖欣。喊我欣姐或者欣姨都可以。」看到吳悠,阮暖欣有種跨越千年失而復得的奇妙的感覺。

「是欣姨,悠悠是我的姐姐。」吳冰的辮子掃過阮暖欣的手背,手背傳來的扎刺感似乎控訴吳冰對稱呼的不滿。「好好好,是欣姨。」憋到吳冰氣鼓鼓的腮幫子,阮暖欣連忙改口。

吳悠和阮暖欣對視,無言而笑。兩人準備進屋的時候,一隻手橫檔在兩人之間。

這隻手的主人是個女人,只見女人滿臉通紅,語無倫次地做着自我介紹,「你是小悠吧。我是沈蘭的媽媽。」沈蘭媽媽遞過一盤醋肉。「這孩子太不懂事了,老在你家蹭飯,這是我家早上新炸的醋肉,喏。」

「阿藝。」阮暖欣沒想到黃金藝速度這麼快,寒暄一會的功夫她就跑個來回。

裡屋的沈蘭和賴賢善大眼瞪小眼。「怎麼在發抖,搗蛋?」賴賢善察覺到沈蘭的小情緒,遞給她一塊奶糖。

「待會我媽可能會揍我,你們幫忙攔着點。」沈蘭咀嚼着奶糖,奶香充斥整個口腔,幸福感讓她不由自主搖頭晃腦。她覺得她待會可以在自家媽媽的棒子底下多堅持一秒鐘。

「沈蘭。」聽到媽媽的聲音,沈蘭愣在原地,頭都不敢往後扭。

「到。」看到沈蘭整個身子繃緊,吳悠感覺有點好玩。

「蘭蘭也是個乖巧的孩子,早上還幫我幹活。」為了沈蘭的屁股着想,吳悠昧着良心誇了一句,畢竟不是誰都能做到把葉子丟掉,只留下菜梗。

黃金藝是知道沈蘭的頑劣,但聽到別人誇自己孩子,還是忍不住漏出牙齦。

「欣姨,吳冰這孩子特別得我的眼緣,我想認她做妹妹。」以後給吳冰進補的機會還很多,但每次都讓吳冰家傷筋動骨地準備回禮,吳悠覺得過意不去。所以投喂吳冰必須有個正當的理由,況且阮暖欣也像…

阮暖欣沒想到自己會被這塊餡餅砸中。阮暖欣知道一些基本的乾親禮數。認了乾親後,過年過節的,吳悠都必須準備相應的禮物給吳冰,作為吳冰的家人,阮暖欣也會備上對應的回禮。吳悠家的底蘊有多強,阮暖欣並不知曉,但從今天的吃食來看,吳悠家窮不了。

「這事,我和吳冰爸爸商量一下。」看到女兒吳冰不爭氣地掛在吳悠腿上,阮暖欣很想一口答應下來,卻又覺得答應太快像佔便宜。

「不管認不認乾親,你都是我的姐姐。」吳冰貼着大腿,臉頰通紅。看到吳冰叛變,阮暖欣氣笑了,幾年的養育之恩抵不過幾頓飯。

「那我也是吳悠的妹妹。」沈蘭在後面被黃金藝揪着耳朵教訓,冷不防聽到吳冰要認乾親。作為吳冰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