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後,我和自己成了閨蜜》[醒來後,我和自己成了閨蜜] - 第5章 沈蘭虎口奪苗

吳悠遠遠地看到一個人揮舞着手向他們打招呼,走近一看發現是賴賢善過來了。

賴賢善頂着滿頭的泡沫屑在搬運東西。除了門口被紙皮佔去了地盤,門外的一小片空地也逐漸被擠得沒地下腳。「拼接,床架。」直到紙皮上的貼紙露出有文字的一面,吳悠這才想起自己之前在網上下單許多生活用品,都直接配送到賴賢善的工作單位。時間過去許久,吳悠也忘了這些快遞的存在。

吳悠懷裡的小傢伙不安分地扭動着身子,伸出小爪丫撕下一小條貼紙,嘴巴呼呼吹向小貼條。玩了一會,小傢伙有點膩了。只見他身體歪向屋子,大半個身子懸空,示意吳悠繼續往裡走。吳悠不走,他還生氣地嘟起小嘴,重複念叨,「看看裏面。」吳悠也只能抱着小傢伙進了屋子。

而吳冰和沈蘭則是一動不動地盯着賴賢善,她們兩個想不通小偷怎麼變成賴賢善了。吳冰從地上撿起一根小樹枝,用鈍的一端戳賴賢善大腿,仰着腦袋盯向黑框眼鏡,「姐夫,屋子就你一個人嗎?」吳冰的話被風吹走了。賴賢善沒聽到吳冰問的問題。

他感到大腿有些發癢,見吳冰和沈蘭站在他放置垃圾的地方,就催促她們挪開腳步。「你們倆讓讓。」賴賢善放下手裡的東西轉頭又進屋子。吳冰沒有得到答案,只能也跟着進屋,沈蘭已經早她一步跑在前面,那頭髮甩得可傲嬌了。

屋子裡,吳悠看到房子大變樣,忍不住低呼一聲。主卧里放着一張簡易的木架摺疊床,床上鋪了張素色格子床單,兩個枕頭也是配套的格子布。挨着床頭的是兩個正方體盒子疊成的床頭桌,桌上放了幾袋還未拆封的零食。

隔壁側卧則是放了兩張單人床,閑暇時候可以變床為沙發,屆時在沙發上各自放一個矮凳,兩個人就可以對飲到天明。

而廚房則有點髒亂,已處理的老母雞,蔬菜,紫砂鍋,藥材,燒水壺等物品擺滿廚房。「阿天吃糖。」眼尖的小傢伙看到角落有一袋奶糖,口水滴在吳悠的手背上。

吳悠手忙腳亂地沖泡了一瓶奶粉,至於小傢伙說的奶糖,吳悠選擇性忽視。一歲的小娃不建議吃糖果。糖果容易卡住喉嚨,這對於小孩來說是致命的。而過早攝入糖果,乳牙可能會從根上壞掉。

吳冰和沈蘭聞着奶香摸到廚房,兩個人看小天弟弟抱着奶瓶,眼睛都快黏到奶瓶上。吳悠招呼她們過來打下手。

在三個人的配合下,廚房裡很快就散發出老母雞的香味。看到吳悠逗着自己的弟弟玩,吳冰和沈蘭兩個小腦袋湊到一起嘀嘀咕咕的,「我們回家找找看,有沒有可以送給吳悠姐姐的禮物。」吳冰和沈蘭這幾天像長在吳悠家似的,天天來報道,在這期間她們蹭了不少吃的喝的。兩個未來的三好兒童,為自己在吳悠家白吃白喝感到慚愧。

吳冰的爺爺看着前面站着的小豆芽內心十分複雜,這年頭雖然短不了三餐,但也沒見誰這麼大方的。「你把這幾個小板凳帶過去吧。」聽吳冰說起前幾天他們幾個人圍坐在地板上吃東西,吳冰爺爺嘴角忍不住抽抽,年輕人的愛好與眾不同。「這個也帶上。」吳冰媽媽端出一盤碗糕,熱氣騰騰的糕點上點了幾個紅印,散發出香甜的米味。

「爺爺,我拿不動。」吳冰皺起小鼻子,抬抬小胳膊表示自己無能為力。

「二媳婦,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