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啊!蹭我wifi,還剪我網線》[刑啊!蹭我wifi,還剪我網線] - 第2章 我就是不想讓你們蹭網?有問題么?

【叮!檢測到宿主的情緒出現波動,較真系統已自動為您激活!】

看見這一系列的提示,陳風微微一愣。

身為一名資深的老書蟲,他當然知道系統意味着什麼。

「較真系統?這是幹什麼的?」

【回稟宿主,本系統可以確保您的合法權益不受侵犯,並且會根據實際情況,自動給予你選項。】

也就在下一刻,一連串的提示出現在他面前。

【選項一:把wifi的密碼告訴鄰居大媽,讓她繼續蹭。】

【獎勵:縮頭烏龜稱號一個。】

【選項二:不搭理她,繼續回去直播。】

【獎勵:十萬塊錢現金。】

【選項三:怒懟回去,你孩子要上網課關我屁事?要是覺得老子的wifi垃圾,那你還蹭尼瑪呢?】

【獎勵:一百萬現金。】

「我選三!」

看着這三個選項,陳風絲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第三個。

這還用問嗎?

肯定選一百萬啊!

第二個選項其實也可以,但跟一百萬比起來就有點不香了。

再說了,這潑婦的語氣這麼狂,他早就忍無可忍了!

「你孩子要上網課關我屁事?」

陳風一點面子也沒有給她,直接把話說了出來,「你要是嫌老子的wifi垃圾,是我讓你蹭的么?」

「至於工作,我是一名網絡主播,及視頻博主,我們有我們的薪酬待遇,麻煩你說話的口氣尊重一點!」

「還有,阿姨,你孩子真的是在上網課嗎?」

上個網課會佔用這麼高的網速?

這一點,就讓陳風表示很懷疑。

「哼!不就蹭了你一個wifi么?瞧把你說得很偉大一樣。」

鄰居大媽冷哼一聲,「而且你說的什麼破爛網絡主播,說到底,不就是一個在電腦面前打遊戲的么?」

「這玩意一個月能賺其幾個錢?」

「到時候,等我孩子考入市裡的大學,進了國企,一個月大幾千,甚至上萬呢,豈是你一個破爛主播能比的?」

說到這裡,鄰居大媽洋洋得意的翹起了嘴角。

能看得出來,她是在炫耀,畢竟在她的眼裡,比起什麼網絡主播,肯定是進國企更加賺錢!

而聽見這話,直播間的彈幕數量忽然暴漲了起來。

「666啊!這樣的話,也虧她能說得出來?」

「果然,頭髮長,見識短的玩意。」

「就是就是,雖然主播的人氣不是很高,但加上禮物,怎麼說也大幾萬一個月吧?這不比他兒子強?」

「而且,那些大網紅主播一個月幾百萬,幾千萬的也有吧?她兒子算哪根蔥?」

也就在直播間水友討論之時。

忽然間,一個十來歲的青年從隔壁門走了過來,他渾身皮包骨,而且手裡還拿着好幾張沾着不知名液體的紙巾。

「媽,隔壁的wifi咋還沒弄好嗎?我的網課馬上就開始了。」

忽然被中斷施法,這讓他差點就崩潰了。

「馬上馬上。」

鄰居大媽微笑着向兒子打了一個招呼,示意自己馬上就弄好了,然後看向陳風,很不客氣道:

「你也聽見了吧?我兒子的網課馬上就要開始了,你現在馬上給我把w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