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啊!蹭我wifi,還剪我網線》[刑啊!蹭我wifi,還剪我網線] - 第1章 蹭我wif,你還有理了是吧?(2)

陳風放下手機,走出去打開門,入目的是一位年齡四五十歲的大媽。

大媽沒有廢話,直接開口道:「之前叫「陳皮」的wifi,是你家的對吧?」

「是,怎麼了?」

陳風下意識回答道。

他的wifi名稱確實是陳皮,只是現在隱藏了,他們看不到了而已。

「哦,我家孩子今晚要上網課,你把wifi開一下。」

大媽眉頭一挑。

剛才她還在家裡追劇,但追着追着,她發現之前連着的wifi忽然斷網了。

就連wifi也莫名其妙消失了。

她當然不知道wifi名稱還能隱藏,所以就下意識認為陳風把wifi關了。

「對了,我家孩子一直反映,最近的wifi信號很差,你等下要是有空,就把wifi挪到左側,這個方向離我家比較近,信號也會提高一點。」

大媽態度一點也沒有客氣,理所當然道。

「?????」

此話一出,直播間立馬一陣問號出現。

因為陳風的公寓並不是很大,這些聲音自然而然也就傳進了直播間里。

「大嬸,你是不是有哪裡誤會了?這可是我家的wifi,跟你有什麼關係?」

陳風的眉頭微微一凝。

對於大媽的要求,他差點被氣笑了。

先不說wifi是自己的,她居然還要求自己把wifi挪到離她家近一點?

「你家的wifi?」

大媽雙臂抱胸,不屑的看着陳風:「是,這確實是你家的,但我們怎麼說也是鄰居吧?」

「作為鄰居,我蹭一下你的wifi怎麼了?會死嗎?還是會少一塊肉?」

大媽的嗓門很大,不僅是陳風,就連直播間的水友也聽得清清楚楚。

「卧槽!這人誰啊?也太噁心了!」

「不能說噁心,只能說這人的臉皮是真的厚。」

「真是學到老活到老,蹭人家的網絡,居然說的就跟理所當然一樣!」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給你蹭是情分,不給你蹭是本分!」

直播間的水友議論紛紛。

原本一直低迷的直播人氣,忽然之間開始漲了起來。

「蹭一下確實不會死。」

陳風深深吸了一口氣。

「但我有我自己的工作,我的工作需要高速的網絡,而你蹭我的wifi會影響我的工作,你要是也需要用網絡,可以自己去向寬帶公司申請。」

先不說要直播,他到時候還要上傳視頻之類的東西,都跟網絡息息相關。

更何況。

這是他的個人財物,給不給別人用,完全是自己的自由。

「看個劇還加載半天,要不是我家的寬帶剛到期,沒時間去續費,誰稀罕你蹭你的垃圾wifi?」

大媽掃了陳風一眼:「至於工作,小夥子,我看你一整天都窩在家裡,弔兒郎當的,你能有什麼工作?我看啊,你就是一整天窩在家裡打遊戲吧?」

「該不會遊手好閒的打遊戲,就是你所謂的工作吧?」

大媽冷笑連連:「跟你比起來,我家的孩子可是祖國未來的花朵,他待會上網課要用到wifi,你今天要是耽誤了他的學習,這個責任你擔負得起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