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獨寵逆天醫妃》[邪王獨寵逆天醫妃] - 第6章 難道不想念家人么

  蘇文欣站定在一副畫作前面。

  畫中是一名十分年輕漂亮的女子,穿着白色羅裙,頭上的髮髻隨意綰着。臉上的笑容很燦爛,帶着幾許純真幾許俏皮。

  她有一雙大大的眼睛,很是靈動,不知道為什麼,蘇文欣竟從那雙眸子里看出了幾許落寞。

  「這女子……」

  玉兒道:「這是王爺的生母,珍妃娘娘。」

  七王爺軒轅昀烈的母親!竟是這麼一位不一樣的女子!

  難產而死……還真是可惜!

  蘇文欣隨手翻了翻書架上的書,幾乎都是一些史書,兵書和政治策略方面的書籍。而且上面全都是繁體的,蘇文欣很艱難的才看了幾頁。

  而且看得哈欠直連。

  玉兒看了一下天色,「小姐,又到了今天檢查身體的時候了,我們回寢殿吧。」

  這幾天醫女每天下午在同一個時刻都會過來給蘇文欣診脈,看看有沒有受孕跡象。十天過去了,蘇文欣卻半點受孕的跡象都沒有,玉兒和醫女的臉色越來越不好。蘇文欣的心情則與之相反,越來越輕鬆愉悅了。

  看來,是她從後山弄來的那些草藥奏效了!

  「玉兒,是不是有人欠你錢了?」發現一連幾天玉兒都苦着臉,蘇文欣終於忍不住問她道。

  玉兒垮着臉搖頭:「沒有誰欠我錢。小姐,您沒有懷上孩子怎麼還這麼開心?」她都愁死了……

  蘇文欣抬頭睨視着她,原來她還在為這件事情不開心。

  「開心是一天不開心也是一天,我要是像你這樣天天苦着一張臉孩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