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喬木戀寒冬》[夏有喬木戀寒冬] - 第一章 別讓我恨你

窗外,狂風暴雨。

窗內,暖意融融。孟寒冬急促而又迫切的吻落在喬小夏雪白無暇的肌膚上,留下一株株紅梅。

他剛下了飛機就來到「夏園」找她,一分一秒都不想耽誤。

這一切,只因為她——不會說話,所以別人欺負她,她也說不出來。

喬小夏哆嗦着嘴唇,身體有一絲僵硬,回應孟寒冬也不像往常那麼熱情。

「小夏,怎麼了?」孟寒冬敏感地發現了她的抵觸,挑眉道。

喬小夏蒼白着臉,看向孟寒冬的水眸之中蘊藏着無窮無盡的痛苦,她問:「寒冬,你要結婚了?」

孟寒冬臉色一冷,繼而漫不經心道:「誰告訴你的?」

喬小夏的臉色又白了一分,心倏地一痛,她回復:「新聞。」

早上看到孟、李兩家訂婚的新聞,她一度不敢相信,以為是假新聞,可當孟寒冬親口默認時,她才發現自己傻的天真。

孟寒冬擰緊雙眉,不耐地解開了領帶,說道:「這僅僅是一場交易,我對李一彤——沒有一點感情。」

喬小夏的心又冷了半分,臉色煞白,她問:「那我呢?我算什麼?」

孟寒冬沉默半晌,說道:「小夏,留在我身邊!什麼都沒改變!」

喬小夏一震,她咬緊嘴唇,猛然搖了搖頭,所有一切都改變了,今後他會有妻子、孩子、家庭,而自己——只能變成他永不得見光的女人。

灼熱的眼淚滴到了她的手上,滾燙不已,她顫抖着表示:「孟寒冬,我喬小夏不做第三者!」

一聲驚雷響起,喬小夏臉色一白,猛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整個身體瑟瑟發抖。

她想起了十五年前,也是一個這樣的雨夜,倒在血泊中的母親。

她的母親被一個有婦之夫所騙,想不開,自殺了。自此之後,她沒了唯一的親人,被送進了孤兒院。

所以,她這輩子,絕不會步母親的後塵!

孟寒冬上前抱住她,嘴唇輕拂她的耳珠道:「小夏,別怕,有我在。」

每到雷雨天,喬小夏都會坐立不安,她最怕打雷。

只要孟寒冬在她身邊,都會像今天這樣緊緊地擁着她。

喬小夏纖弱的身子顫抖得更加厲害,往日那個讓她覺得無比安心的懷抱,如今卻一點也不溫暖了。

她在他胸口寫道:「孟寒冬,別讓我恨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