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子卿謝欣然知乎小說》[蕭子卿謝欣然知乎小說] - 蕭子卿謝欣然知乎小說第4章  

給各位帶來小說《蕭子卿謝欣然》講述的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因為每每謝欣然在他面前說話、整理奏摺之時,他總是忍不住盯着她看。
有一次忙到深夜,謝欣然支撐不住伏在案前睡著了,他還親上了她的唇。
雙唇相觸的那一瞬間,蕭子卿腦中轟然巨響。
…因為每每謝欣然在他面前說話、整理奏摺之時,他總是忍不住盯着她看。
有一次忙到深夜,謝欣然支撐不住伏在案前睡著了,他還親上了她的唇。
雙唇相觸的那一瞬間,蕭子卿腦中轟然巨響。
他想起了大離王朝輝煌的數百年歷史,想起了他過世的父皇對自己的殷殷教導。
他怎麼可以……他怎麼能夠……對一個男子動心呢!
他這樣置大離江山於何地?
置天下百姓於何地?
自此之後,蕭子卿再也未曾招過謝欣然單獨議事,任由其在翰林院供職。
如此一來,他雖悵然若失,但是謝欣然卻是鬆了一口氣。
每日對着翰林院上萬冊古髻,比對着君心莫測的帝王要輕鬆多了。
兩人各有心事,等到謝欣然感覺到蕭子卿投遞過來的視線時,已經是半刻鐘之後了。
「皇上,」她慌忙躬身道:「微臣死罪。」
「哦?」
蕭子卿不動聲色地看着她,淡淡道:「謝卿何罪之有?」
謝卿……謝欣然每次聽到他這樣喚她,便是一陣心驚肉跳。
如果是謝大人、謝欺程也就罷了,她會謹記自己現在扮演的是哥哥。
可是謝卿的話,因與她名字前兩個字同音,便讓她總是會忘卻了自己身處何地,自己現在代表的是誰。
「微臣方才一時出神了,在皇上面前,此乃大不敬之罪。」
她低着頭道。
從當初大半年的隨侍君側,到後來每日早朝站在隊伍最末,謝欣然也自認有幾分了解他的性情了。
當今天子是明君,錯了便是錯了,坦然承認即可。
只要不是大事,通常都會被寬待。
而若是想試圖欺瞞,那換來的將是更大的後果。
果然,她說完這句話,蕭子卿便笑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