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撩他成癮!偏執大佬真香了》[小仙女撩他成癮!偏執大佬真香了] - 第8章 她扇了他一巴掌

女孩軟軟的透着**的嗓音似乎在撒嬌。

「紀淮年。」

他神色不變。

「紀淮年!」

少年皺着眉,揉了揉耳朵。

「紀同學、紀淮年。」

他抓了把頭髮,不耐側目,神色淡淡的睨着她:「你屬蒼蠅?」

或許是紀淮年皺眉的樣子很好看,又或許是她魔怔了,竟下意識脫口而出,「我不屬蒼蠅,我屬於……你……」

紀淮年喉結滾動,神色怔愣,敲着桌沿的手也頓住。

「……的爸爸。」

紀淮年瞳孔一暗,狹長的眼尾上下打量她一遍,「個子小,膽子倒不小。」

「明明是一點都不小,不然上輩子也不能觸你霉頭,甩都……」

「說什麼?」

「沒,沒有,我是說剛剛叫你你沒應我,也不轉頭……」

「所以你在嘀嘀咕咕的,怪我?」

紀淮年眉梢一挑,有些好笑。

「沒有啦,你轉過來我才能看清楚,對,你再轉過來……」

話沒說完,紀淮年宛如妖孽的臉在她眼前放大,他不僅把整張臉側過來,還往前湊近幾分。

「……一點。」

林兮落下意識的舔了舔唇,這是她在緊張時本能的反應。

**的丁香小舌從里伸出,順着唇邊淺淺的舔了一遍,流下晶瑩剔透的液體,又靈活的縮回去。

紀淮年凸起的喉結向上提起,又重重滑落,他閉了閉眼,他和林兮落不過是有過小時候的交情,做那些也只是償還而已。

他把雜念從腦子裡摒棄,睜開眼,又是一片淡然。

「疼嗎?」

林兮落好看的眉毛輕擰,唇線緊抿,靈動的眼眸是毫不遮掩的擔心。

他盯着她的臉,鬼使神差的問:「什麼?」

林兮落指着臉側,也就是眼尾下方几厘米的地方,「這兒有個傷口。」

說是傷口,其實並不嚴重,只是一道小小的劃痕,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看不出,可林兮落注意到,「好像還有一點血滲出。」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在她說完這句話後,原本還算平易近人的少年,氣質幽然變得森冷,像是換了個人,眼裡的邪肆盡數坦露,語氣嘲諷,「你不知道?」

「林兮落,你在裝什麼?」

「我……」

林兮落怔住,莫非是傷口和她有關?

「這可是你昨晚一巴掌下來,連帶的傷。」

盯着女孩茫然無措的神色,紀淮年一字一字的道。

「忘了?也是,只有這種眼光才能看上……」

他垂眸,睫毛遮住眼裡的陰鬱,沒說下去。

林兮落的思緒隨着這幾句話飄忽,遙遠的記憶漸漸明朗。

由於車禍後慕菲菲的成功洗腦,她以為她和於行陽相互喜歡,因為年紀和學業關係,他們一直是地下戀情。

那天晚上於行陽約她出去,宣稱給她準備了驚喜,她腦海里所有的記憶都是慕菲菲在填補,對於於行陽這個人,她既不歡喜也不抗拒,也就赴約了。

他們在公園裡散步,還沒一會,紀淮年不知道從哪裡突然出現,一拳將於行陽揍倒在地,而後,

接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