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撩他成癮!偏執大佬真香了》[小仙女撩他成癮!偏執大佬真香了] - 第2章 下輩子,落落要長命百歲

記憶空白後的她,被慕菲菲如咒語一樣重複在耳邊念叨。

——「紀淮年是個養不熟的惡魔,你把他撿回來,他卻痛恨你。」

——「他把親生父親給活生生折磨死了!而且,他母親生他那晚,原本花園開的正艷的花一夜間全部枯萎,母親也難產而死,他就是個煞星,沒人願意靠近他!」

——「兮落,你千萬不要被他長相迷惑,紀淮年就是個變態、怪物!靠近他會倒霉的,你之前最討厭他了!」

諸如此類的話語,每天都在她耳邊響起,潛移默化下,她不僅畏懼紀淮年,還十分厭惡他。

可,她不是討厭他嗎,為什麼看他失魂落魄的模樣,心卻狠狠揪成一團,難受得全身都在顫抖?

紀淮年像是失去了知覺,身體如行屍走肉般走着。

他一步一步,靠近被分解的七零八碎的骨骸。紀淮年小心地摸着玻璃外殼,慢慢的,他的手緊握成拳,眉眼儘是嗜血的殺意和痛苦。

「別怕……落落……我帶你回家。」

男人聲音顫抖,斷斷續續無比艱難的才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林兮落看着紀淮年萬分小心地抱着她的屍骨們出去,她下意識跟着,直到走出研究院的大門,才反應過來,她出來了,不用再困在如同地獄般罪惡的試驗室。

接下來的日子,她一直跟着紀淮年。

——她看到慕菲菲、於行陽和所有欺負過她的人全被綁上手術台,紀淮年坐在椅子上,周身圍繞的殺意滲人,如地獄來的修羅。他無視他們的求饒、謾罵、哭嚎,看着他們的肉,一刀一刀被割下,眼珠被挖,血流成河。

——她看到紀淮年把實驗室轟炸,淪為一片廢墟。

——她看到紀淮年派人將她弟弟厚葬。

——她看着紀淮年越發的了無人氣,不愛說話,每天就在她墓前發獃,才二十齣頭的人,幾天之內便生了半邊白髮。

林兮落此時此刻才明白,紀淮年是這個世界上最愛她的人。

她試圖去想起什麼,可記憶深處依舊是一片空白。

紀淮年一日比一日沒有生機,看得林兮落也跟着心痛發麻。

或許是紀淮年幫她把仇報了,沒有怨念支撐,她的靈魂越來越弱,幾近消失,她一直強撐着。

那天,陰沉了幾日的天氣難得放晴。

紀淮年又抱了一束花坐在她的墓前,輕輕摩挲着墓碑,彷彿在摸着什麼奇世珍寶,只有這樣,他才覺得能離她近點。

林兮落抱膝坐在他身旁,凝視着他冷峻的側臉,不知為何,鼻子忍不住一酸。

就這樣,從日出到日落。

臨到傍晚,紀淮年直起發麻的身體,一股柔和的清風吹過,他好像又聽到了那聲清脆甜膩的嗓音。

她說,「紀淮年,我要走了,你……別難過了,以後要好好生活。」

誰也不知道,她的內心痛的就如被活生生挖掉了一大片,余留血淋淋的窟窿,她想,如果……真的有下輩子,她一定會好好珍惜他。

深夜,西郊陵園。

男人坐在地上,長腿屈起,頭靠着墓碑,他臉上帶着疲憊,風把他的衣擺吹的鼓起,他渾然不覺,盯着手腕出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