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黑貓》[校花的貼身黑貓] - 第九章 神同步

「哎!你聽不懂人話嗎?我不是殺人犯,還不趕緊把我給放了,墨跡什麼呢,真是的。」景天坐在審訊室,非常不爽的和對面的警花說道,你說咋就這麼倒霉呢,不就參加訂婚宴嗎,凈遇到一堆破事。

警花就像沒聽見景天說話一樣,冷冷的看着他,「少廢話,有那個殺人犯會和**說自己是殺人犯,我說得對不?殺人犯先生。」

這警花腦袋估計不好使,在現場勘察那麼久,然後一口咬定景天是殺人犯,以她多年辦案經驗,絕對能夠得出,他殺人後將夜視儀帶到死者身上,從而洗脫自己罪名。

不過,很可惜,宴會上燈光再次亮起,有賓客發現死人,所以景天沒辦法逃走只好留下。

「所以說,你就是殺人兇手,你不想訂婚所以殺害自己未婚妻,對不對。」重重的拍了拍桌子,警花厲聲喝道。

有時候,審問不是說聲音大就有用的,這聲音留在床上估計就不錯,應該非常悅耳,警花要是知道景天想什麼,還不得分分鐘被氣死。

「我很好奇,你怎麼當的**,就你這水平,真好奇你走那個後門。」在警花凹凸有致的身材上來回看了眼,目光最後落在脖子已下微露出來的一片雪白上,景天嘲笑道。

被人說走後門,警花怎可能不生氣,最重要的是,這該死的,還用色迷迷的眼神看被警服擠出來,有些渾圓的那片雪白上。警花將衣領立了立,試圖擋住不讓景天看,自己這裡是大不假,也不至於看得目不轉睛啊。

「看夠了沒,色狼。要不脫下來讓你看個夠?」立了立衣領,警花發現景天視若無睹的繼續盯着看,氣惱不已的道,發現自己似乎衝動過頭說錯話,連忙捂着櫻桃小嘴,就連面色也是有些微紅。

警花忽然心驚,怎麼了這是,自己脾氣火爆不假,但也不至於說出這樣的話來,肯定是這該死的小子用了什麼奇怪的能力,一定是這樣!

旁邊聆聽的男警員,知道警花脾氣火爆,不知道她口直心快成這樣,人家不就是看看你嘛,也不至於說脫光讓人看個夠,這把警局兄弟放哪裡去?有好東西當然是先賞自己人再給外人。

好像想得有點多了,男警員yy完,繼續聽警花審問這少年,可問題是,這少年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怎麼詢問也是無果,還有就是景天好像是涉嫌殺人,所以被請回來協助調查而已。

「沒看夠你是不是脫了衣服讓我看個夠?」景天不知啥時候解開手扣,用食指轉動着手扣,一手掏着耳朵,擺出一副輕佻的樣子,抬起眼皮向警花邪笑道:「說起來還真沒看過警花,搞得心裏有些痒痒的。警花美女,把你同事請出去,要不咱們做些有趣的事可好?」

「這是審訊呢!擺好你的姿態,知不知道調戲警員是大罪,想要罪加一等嗎?」警員把手上的記錄本在桌子上拍了拍,見景天把玩着手銬,立馬驚訝不已:「卧槽,你是怎麼解的手銬,沒鑰匙沒可能打得開的啊,真尼瑪不科學,難道你是魔術師?」

什麼魔術師呢,不就是區區一手銬有多大不了的,景天很鄙視的看了警員一眼,懶得搭理他,還不等警花美女說話,景天就像查家底似的,口若懸河道:「美女,你叫什麼名字,多大了,有男朋友不,介意男朋友比自己小不,受泡不受?不立即答應也沒關係,我們可以從朋友做起,咱們就別談案情了,乾脆直接談情好了,你認為怎樣!」

警花被問的啞口無言,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有一個很帥的嫌疑犯在審訊室給說要泡自己,真的不是拍電視劇嗎?這簡直是千古奇聞啊!

霍青青摸着發紅的俏臉,害羞的有些扭捏起來,難道自己就這麼吸引人?就連嫌疑犯也被自己的美貌給迷倒了?

「你…我…叫霍青青,今年二十二歲,是刑警大隊副隊長,暫時,暫時還沒男朋友!我不介意年紀小一點的男生,只要不幼稚,對我好就行。」霍青青話音剛落,警員以為她不會回答,沒想她回答得乾淨利落,最後重要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