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才第二十九分鐘》[現在才第二十九分鐘] - 第一章

的這一切,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價。」
代價?
我在心底冷笑。
說來可笑,周靳辰對我惡意的由來,只是因為我的轉學搶走了他第一的位置。
最開始是桌兜里被撕爛的課本和時不時冒出的動物屍體,以及椅子上的圖釘和同學們的孤立。
現在已經發展到直接動手。
我不是沒有找過老師,但是毫無用處。
而我父母早早去世,只有一個遠房親戚照拂。
或許這也是周靳辰有恃無恐的原因。
在命令跟班反覆按着我的頭浸泡在水中之後,他又想出了一個主意——打碎了玻璃杯,讓我跪在這堆玻璃碎片上。
如果我能堅持半個小時,他就放過我。
我沒有拒絕的選項。
玻璃杯碎裂,我被周靳辰親自強按着肩膀跪在了碎玻璃上。
我穿着的是長裙,但毫無作用。
我的膝蓋本來就因為摔下樓梯,被擦掉了一大塊皮肉,跪在碎玻璃上時猶如尖刀**了最脆弱柔軟的皮肉。
即使看不到膝蓋的情況,我也能夠猜到想必已經血肉模糊。
我的身體顫抖得厲害,已經說不出話來。
周靳辰則拿着手機閑適的靠在一邊計時:「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三十分鐘。」
聽到時間到,我緊繃的心弦終於鬆懈。
三十分鐘猶如過了三十年,這期間唯有綿延的好似沒有盡頭的痛苦伴隨着我。
血水混合著額角滾落的汗滴,滾過下巴,落進鎖骨。
像是淚珠。
我咬着唇瓣,知道即使喊疼和求饒也沒用,乾脆選擇了閉嘴。
但是當我想要站起來時,卻聽到了周靳辰含笑的聲音:「啊,我看錯時間了,現在才第二十九分鐘。」
「不過你動了,那我也就不能放過你了。」
我驚愕的看向周靳辰,心猛地墜到了谷底。
他的神色明明白白的告訴我他是故意的。
然而我沒能來得及開口,就被他的跟班重新拖到了水池前。
痛苦再次開始。
在第三次被按進水池之後,我終於支撐不住暈了過去。
再次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鼻尖縈繞的則是消毒水的氣味。
我這是被送進了校醫院?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