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見時難別亦難》[相見時難別亦難] - 相見時難別亦難第6章  (2)

一陣沉默,花老將軍冷汗直流,一旁的小太監倒是懂眼色,連忙詢問道:「怎麼不見花戎將軍呢?」
秦瀚星手中的茶也放下了,花老將軍心中忐忑說道:「戎兒感染了一些風寒,此刻在屋內待着。
我這就讓他前來為聖上請安。」
「什麼?
病了?」
秦瀚星心頭一緊,難怪今日在朝中見她的時候,面色那般不好。
秦瀚星起身,說道:「既然病了,就別讓她奔波了。
勞煩老將軍前面帶路,朕去看看。」
花老將軍也不敢多言。
也不知道戎兒能不能應付的了,他一路緊張不安。
才到屋外,花老將軍便提醒着:「戎兒,還不出來接駕。」
聽到花老將軍的話,屋內兩人瞬間臉色一變。
花戎跟左清清兩人也都沒想到。
皇上竟然尋到這來了。
兩人皆是惶恐,卻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末將參見皇上,皇上萬福金安。」
花戎才要跪下,就被秦瀚星扶住。
「不是說病了,就免去這些禮數。
你好好休息。」
那日之別後,也就今日朝堂見過。
他都後悔今日那般冷漠,沒有留住她好好慶祝。
結果這一天來,左思右想實屬難受,好不容易找了個借口這才見到思念之人。
光是看到就讓他好生歡喜了,奈何現在人太多,他也不太好表現的太明顯。
「謝聖上。」
「臣女左清清見過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左清清也行了禮。
但是這次,秦瀚星卻沒讓她起來。
他冷着眼,看着地上跪着的人,聲音不淡不咸,「看來花將軍和左丞相相處甚好啊。」
明明他那晚他提醒過她,她卻當耳旁風了。
也難怪,這麼著急回朝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