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見時難別亦難》[相見時難別亦難] - 相見時難別亦難第5章  (2)

嫁了。
卻委屈了你,還要替為兄東征西戰。
是大哥對不住你。」
「哥,你說的這是什麼話。」
花錦歌安慰的笑着說道,」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要說兩家話。」
「去卸了這一身戎裝吧。
娘親為你備了女裝。」
花戎說著,他的貼身丫鬟端着盤子進來,裏面擺放着是才做好的女裝錦衣。
「小姐,洗澡水已備好了,您就換上吧。」
蓮兒也是迫不及待的喊了一聲。
花錦歌笑着點了點頭,這五年來,她為了不讓自己身份暴露,從未在軍中同人一起沐浴過。
也導致軍中將領都覺得她架子大,一開始所有人都看不起她,欺負她。
再到後面她忍氣吞聲直到沙場奮力殺敵,率領一千精兵擊退蠻夷三萬士兵,這才穩定了她軍中地位。
習慣了男裝,這還是五年來她第一次要換上女裝。
房間白色紗簾在飄動着,而她正在溫泉池中浸泡着。
氤氳熱氣讓她思緒有些凌亂,彷彿將她拉回了那營中一晚。
他說,「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以,男人同男人,也可。」
他還說,「朕,只要你。」
閉上眼,腦海中全是秦瀚星布滿**的雙眸,那灼灼目光彷彿要將她融化了一般。
花錦歌本在閉目養神,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聲低吟聲。
那此起彼伏的叫聲,讓花錦歌面色微紅。
尤其外面還傳來女子嬌喘的聲音:「你猴急什麼,今日小姐回府,說不定在裏面泡澡呢。
你在這,要是讓人聽到,多不好啊。」
男子說:「怕什麼,別說小姐沒回來,就算是回來了又能如何。
小姐成日軍營里泡着,什麼沒見過,說不定比你都懂。」
「你輕點。」
花錦歌將自己埋在溫水裡,外面的竹林的聲音越發曖昧,讓她聽得更是面紅耳赤了。
在軍營中她不是沒聽其他將領兄弟們去喝過花酒回來說,也曾叫她去過,但她畢竟是個女人,怎麼也不可能跟他們一群大老爺們去。
不去,不代表不知道。
 竹林里的喘息聲越發大了,她大氣都不敢出一個,生怕偷情的兩人發現她在。
可,那曖昧的聲音讓她腦海中不由浮現出秦瀚星的模樣。
以及他說過的話,他的呼吸。
想着想着,讓她也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了。
半久外面的動靜才小了不少,直到那兩人離開,花錦歌這才從水池裡出來。
氤氳的熱氣熏得她小臉微紅,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為熱氣還是因為剛剛的活春宮,還是想到了秦瀚星。
她抖了抖女裝,就準備換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