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上至尊》[巫上至尊] - 第1章 祖巫錄

時值盛夏,大夏王朝,千夜城。

天空陰雲密布,昏暗無光,一道道震耳欲聾的雷霆,彷彿神靈的怒號,不斷划過天際。

豆大的雨滴接踵而至,猶如天傾一般,瘋狂向著大地傾泄。

而在千夜城旁的一座無名小山山巔,那裡,盤坐着一名少年。

少年年約十七八歲,衣衫破舊,體型略顯消瘦,在狂風的吹動下不斷搖曳。

即便如此,少年依舊雙目緊閉,任憑狂風驟雨的拍打而無動於衷。

暴雨來的急,散的也快,一縷曙光很快衝破雲層,照在了少年身上,彷彿為少年披了一層金衣。

「還是不行嗎……」

少年緩緩睜開雙眼,原本平靜的雙眼深處,透出了一絲淡淡的憂傷。

「最後三天了……」

少年微微抬頭,此時的天空因為暴雨過後,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彩虹,一行白鷺緩緩在彩虹中穿過。

如此良辰美景,少年卻無心欣賞,眼中滿是落寞。

少年名為張小凌,原本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十年前重生到了這個世界,並成為了千夜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張家嫡長子。

結果卻因為身體無法儲存靈氣,淪為家族笑柄,逐出了家族。

「可惡!明明能感受到靈氣,為何到自己體內,靈氣便會消失!」

張小凌雙拳緊握,甚至因為過度用力導致一縷縷鮮血從指縫中滴落。

因為幾天前張家發出了最後通牒,張小凌成人禮前,若是還不能到達武者一階,便要以家族的名字,入贅豐家!

即便兩世為人的張小凌,在收到這條消息,內心不由也憤怒到了極致。

「明明自己都已經被逐出了張家,為什麼!為什麼他們還要掌控自己的命運!」

雖然豐家同樣是千夜城四大家族之一,但張小凌卻不甘自己的命運任人擺布!

突然,張小凌身弓如蝦,額頭也布滿了冷汗,一隻手死死的捂着另一隻手臂。

自從張小凌重生後,每隔一段時間,身體便會傳來一陣深入靈魂的刺痛。

同時,手臂上還會傳來一陣強烈的吸力,每次這種情況都會持續近十分鐘,直到張小凌幾近昏厥,這種情況才會漸消失。

整整十年,請了無數醫師,他們都沒發現這種情況是因何而起。

而從外表看,張小凌的手臂,散發著淡淡的猩紅色光芒,一顆若隱若現的猙獰頭顱,不斷在張小凌手臂上浮現。

以前因為衣衫比較寬大,很難被發現,這次則不同,因為張小凌的衣衫已被雨水打濕,所以顯得格外明顯。

張小凌堅持了近十分鐘,這次深入靈魂的刺痛不僅沒有消失,反而還在加劇。

同時,張小凌的身體還在快速衰老,彷彿全身的血液都被抽空,身體迅速癟了下去。

就在張小凌即將失去意識之際,身體劇烈的痛感才消失不見,身體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原狀。

深吸了口氣,天辰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剛要起身,腦海中突然隱約響起了一陣豪邁的大笑聲。

「誰!」

張小凌頓時警覺的看向四周,最終卻毫無發現。

「小子,別找了,我在你身體里。」

這次渾厚聲音卻清晰的傳入了張小凌腦海中。

「你是誰,為什麼在我體內。」張小凌一愣,眼中閃過了一絲疑惑。

「小子,還記得你常羊山之行嗎……我就是刑天!」

「你就是戰神——刑天!」

張小凌瞬間瞪大了眼睛,頓覺有些不可思議。

看到張小凌吃驚的表情,刑天也頗為滿意。

「沒錯!吾便是巫族最強戰神——刑天!」

深吸了口氣,張小凌過了好久才壓下心中的震驚,帶着絲絲敬意道:「前輩,你知道小子為什麼不能修鍊嗎?」

「呃……」

聽到張小凌的提問,刑天臉色頓時一僵。

他總不能告訴張小凌,這十年來他為了蘇醒,張小凌每次修鍊所吸收的靈氣,都被他掠奪了吧。

不僅如此,每隔一段時間,他還吸收張小凌的氣血。

「這絕對不能說!」想到這,刑天不禁用力搖了搖頭。

「刑天前輩,你還在嗎……」

聽到刑天久久沒有回答,張小凌的心情頓時有些失落。

「在!當然在!」

聽到張小凌的話,刑天輕咳了一聲,道:「你不能修鍊是因為這個世界的功法,並不適合你的體質。」

聽到這個解釋,張小凌雙眼黯淡,並沒有說話。

「不過……」

看到張小凌神色變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