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念我知乎》[無人念我知乎] - 無人念我知乎第5章  

回來啦?
烤栗子的香味我已經聞到了。
我故作期待的說道。
外面飄飄揚揚開始下雪,茶館內謝征細心為我剝着栗子,一旁的黎若愁把剝好的栗子送到謝征嘴邊,這畫面略顯詭異卻並不突兀。
起碼在我看來,我期待中的關係,理應如此。
呀,若愁的指甲裂開了,看來在若愁心裏謝征哥哥很重要哦,否則絕不會用自己精心養護的指甲去剝栗子。
我打趣道。
黎若愁臉頰一片緋紅,低着頭不說話。
謝征看了他一眼,耳根子便也有些泛紅金金胡說什麼呢,快吃栗子。
但回家時,他還是伸出手牽了黎若愁上馬車。
謝征不會主動,他習慣了被動。
這與他多年的生活習慣相關,他沒有選擇的權利,吃什麼住哪裡做什麼,都身不由己。
所以上一世,他會對主動示愛的黎若愁動心,而忽略一直喜歡他但只會悶頭做事的我。
這一次黎若愁和謝征和好,離不開我的幫忙。
我總是會在黎若愁打扮的花枝招展時借故離去,留給他們足夠的相處空間。
或是憑藉對他們的了解製造一些獨屬於他們兩人的巧合。
在我的努力下,謝征和黎若愁的感情日益增進。
過年時候我最喜歡施粥了,讓所有人都能吃頓飽飯。
今年若愁和我一起吧?
施粥前幾天我提議道。
黎若愁自然是不願意的,她怕冷,也不願和窮人打交道,嫌他們身上臟臭。
因此前世每逢施粥她都會裝病躲過。
但謝征非常喜歡,其實他從未放棄過皇位,他需要讓人知道他親民,好為以後鋪路。
看着謝征滿臉期待,黎若愁又不想讓剛剛維繫好的感情出問題,只能強顏歡笑答應了。
施粥當日,是李家最忙府兵巡衛最鬆懈的時候,也是謝昀能溜進來的好機會。
謝征為了博得個好名聲,一大早就在寒風中為百姓們分發乾糧和肉糕,對他們噓寒問暖,黎若愁陪着笑縮着脖子抱着手爐站在一旁。
謝昀就是這個時候大搖大擺的從後院小門進了李府的,他穿着和謝征一樣的衣服,即使碰到了小廝女使也絲毫不會有人懷疑,更不會有人去求證謝征此刻到底在哪兒。
因為沒人能想到,謝征的孿生哥哥,那個主動成為庶人的廢皇子,會出現在李府。
施粥結束我回到院子里時,謝昀已經按照英歌的指引藏在裡間了。
我邀了謝征和黎若愁來喝酒,謝昀就躲在裡間通過縫隙往外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