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想像》[無法想像] - 第2章 另一空間

此時列明拿着手裡的食物,老人家用嘴咬下烤熟的食物,在嘴裏津津有味滴咀嚼着。列明也學着吃了起來。

「味道不錯哦,還可以」,列明說。吃着挺香,就是看着有點噁心。列明跟老人家開始說起,他來的經過。

老人家聽完後說道,「這是另一個空間。跟你生活的地方不是一個空間。你可以想做它是另一個空間或者說另一個世界。到底這個空間叫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為,我也不是這個空間的人。我來這個地方許久了。只知道這裡的季節,是分段性的。怎麼講呢,就是說這個地方有四個季節。但是四個季節氣候,分別在四個區域。我把這個地方起名叫「田」為什麼這樣說,一個口代表一個季節,四個口,代表四個季節。但是卻在一個空間里。」為什麼這樣奇特我也不太清楚。

(備註:老人家雖然不是這個空間的人。但是可以讀懂列明的言辭。所以文字也可以理解咯。)

列明吃着津津有味,心想「這老人家還挺會想的,還田字呢……真牛」。突然間洞穴開始輕微顫動,好像地震一樣。不是很厲害,但確實感覺到在晃動。列明有點緊張,躲在地上立馬站了起來,告訴老人家。「老人家地震了吧?!您不緊張么,起身快跑吧」老人家說,「小夥子,不要大驚小怪,這種震動很正常不用擔心。在這裡不會有像你心中想的地動天搖那種情況。你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了。」

列明這個時候才敢靜下來蹲在地上繼續吃那個烤熟的「野味」。邊吃邊聊,有一會兒他們才吃完的。

列明隨後就問了一句,「老人家,您尊姓大名啊?」

老人家,看了列明一眼說,「本人姓渡,名達祥」。

老人家回問一句:「小夥子,你呢?」

列明說:「本人姓列,單名一個名字全名,列明」。此時的心情,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態只有他們自己最清楚。列明說:「渡老伯,山洞的底部還有多遠,這個山洞到底是什麼山洞呢?」

渡達祥:「這個山洞叫做,鱉甲茸。因為,這個山洞裏面有很多奇特的植物,奇特的液體。雖然看着醜陋噁心,這些液體可以治療身體外表層的傷痕。成份不好說,當然鱉甲茸也是我給起的名字啦,山洞到底有多遠,初步還有40㎞左右路程,越靠近底部空氣越稀薄,我現在也沒有走到洞穴的終點,因為身體不行」。

列明越聽越糊塗,這還有必要向下走去么?他也是在反問自己。空氣都稀薄了,下去幹什麼呢?難道要去送死?那就有點笨蛋了。好奇心很重的列明還是想一探究竟,這洞穴的深處到底是什麼?很矛盾,又害怕又好奇。

最終還是好奇戰勝了一切,他跟渡老伯說。還是想走下去看看洞穴的底部到底有什麼?列明心想「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渡老伯好像從列明的眼神看到一種感覺,一種無所畏懼的感覺。列明問了問,洞穴的距離。

準備告別繼續出發,渡老伯突然攔住了列明,說:「小夥子,你先等會。我有樣東西給你」。列明看到渡老伯從自己的布袋子里拿出一個東西是拿類似於布包裹着的呢。他隨之告訴列明:「當自己遇到,受傷的情況。可以打開此包裹,裏面有九種植物都是可以讓傷口很快癒合的。記得口服也可以讓內傷很快恢復,或者塗抹在皮膚外表層都可以的」。列明接着渡老伯給的貴重禮物,眼角流出了眼淚。心裏有着說不出來的感覺。但還是說了一句「渡老伯希望咱們還有機會見面,謝謝」,他抹去眼淚隨後出發了。

前面到底有什麼驚險刺激的地方,對列明都是一個未知數……

列明走了很久,他覺得前面的路越走越黑越走越陡峭了。沒有誇張成分,確實很難走了,而且有些危險程度。洞穴的牆壁,好像水滴的東西凝固了,上面的紋理好像在凸起彷彿碰到了牆壁就要碰到了針尖一樣,列明感覺呼吸越來越受限制了。列明真的感覺這可能是要走到洞穴的最深處了么?很期待,也很緊張。自己心想能看到什麼奇異的東西,漸漸地他好像看到了洞穴的盡頭了。

有一扇奇特的大門,形狀是半橢圓形的。大門高度20米左右,長度40米左右。說是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