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恐怖游戲裏帶鬼打群架》[我在恐怖游戲裏帶鬼打群架] - 第4章 陌生的男人

「你是誰?」晉思南看着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覺得很是熟悉,但是明明自己的印象中沒有這麼一號人。

那人看着晉思南,從她的眼神中看出了防備和不信任,微微一笑,「我叫柏渭頤,和你一樣,也是一個在遊戲中苦苦掙扎着想要活下去的人。」

晉思南並不這麼認為,有一瞬間,她甚至覺得這個男人比裏面的那些還要可怕。

柏渭頤沒有漏掉晉思南的眼神波動,他假裝沒看到,還上前去將房間的門關上。

「這就是你的任務?一顆沒有梳過的頭?」晉思南的嘴角抽了抽,她剛剛看的很清楚,在柏渭頤上前去關門的時候,她看的清清楚楚,裏面的那顆頭顱往後退了退。

「那你的任務是什麼?」晉思南並不敢隨意接柏渭頤的話,畢竟這個游戲裏面並沒有說任務是可以互通的,她也不相信這個人會隨隨便便地出現在別人的家裡。

柏渭頤看了眼晉思南,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似乎是對她的這個反應很滿意:「我的任務嘛,就是在午夜,找到那個不存在的人。」

他的這話,讓晉思南想起了今天看到的那個日記,現在她有點懷疑,自己難道是那個不存在的人,還是說爸媽是不存在的。

為了不讓柏渭頤看出些什麼,晉思南將規則告訴了他,畢竟現在在一個房間裏面,他也不可能走,走了自己的任務就完不成了,所以晉思南確定,什麼可以說,什麼不可以說。

聽到了她這麼說,柏渭頤對她的這個規則有點好奇,隨後開始給她分析了起來。

「我覺得你的分析沒有錯,至少鏡子,如果裹住了,那麼應該不會有東西跑出來,從你的這個角色裏面來分析,家裏面應該是有幾個人,就要有幾面鏡子,但是為什麼是這樣,暫時還不清楚,你可以再等等,順便說一下,你很幸運,這個月有29天。」

晉思南知道他的意思是,如果今天沒有試成功,那麼明天還有一天,同樣的,今天如果不能解決,柏渭頤將任務做完,明天肯定就只有自己一個人去面對了。

雖然說面前的這個人看上去非常的危險,至少他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隨後柏渭頤繼續給晉思南分析:「關於門鑰匙,你的想法也沒有問題,因為我剛剛在門口呆了這麼久,都沒有打開門,所以門鎖裏面插鑰匙應該是防止東西進去,但是,換種思路,也有可能是防止裏面的東西出來。」

晉思南想到了那個在天花板上的頭顱,頓時雞皮疙瘩掉一地。

「你是說,那顆頭,可能就是門鑰匙的關鍵?但是那個不是應該在床頭裏面的嗎?」

柏渭頤點點頭:「話是這麼說,但是也不能說這幾個規則之間沒有聯繫吧。你不妨這樣想,除了鏡子是在你醒着的時候需要注意的,其他的是不是都是在你睡著了之後要注意的,如果我們將這兩個分開來考慮,這不就是另外一條思路了嗎?」

柏渭頤的話提醒了晉思南,她一直糾結在規則的載體上,但是並沒有將目光放在規則本身,鏡子如果沒有罩上黑布,那麼在自己睡著了之後,就肯定會有事情發生,但她還活着,昨天晚上她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盯着自己,也是在剛剛醒來的時候,所以說明,鏡子應該是在她睡著了之後,才會有改變,但是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