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恐怖游戲裏帶鬼打群架》[我在恐怖游戲裏帶鬼打群架] - 第3章 床頭的秘密

鑰匙孔的這邊,晉思南想了很久也沒有想到一個合理的解釋,能夠確定的是,如果鑰匙孔沒有堵上,那麼肯定地上會出現什麼,如果自己的腳不能下地,等於是被困在了床上,想到床,就想到了那個不能睡沒有床頭的床。

為什麼這麼說,是床頭有什麼說法嗎?

晉思南走到爸媽的房間裏面,好好地將床頭給看了一遍,這是一個老式的床頭,床頭是可以拉開,裏面是可以放東西的,在打開床頭的一瞬間,金絲楠看到了裏面塞滿了頭髮,甚至還有一股惡臭傳來。

她打了個冷顫,想要看看這個頭髮裏面是不是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她找來掃帚,翻動着這些頭髮,並沒有發現什麼可怕的東西,剛剛鬆了口氣,發現裏面好像藏了一本書。

她顫抖着,將那本東西拿了出來,隨後發現也是一本日記。

但是這個日記就比較詭異了。

應該是裏面一直沒有出現的「爸爸媽媽」的日記。

這個日記雖然說是日記,但是更像是對話的記錄,晉思南看了很久也沒有確定裏面哪一個是爸爸,哪一個是媽媽,但是有一段對話讓她有點在意。

「小南也長大了,事情她總歸會知道的。」

「你管好自己的嘴巴,別在她的面前露出什麼馬腳。」

「但是,這個事情她總歸會知道的。」

「我知道,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那你準備什麼時候告訴她?」

「你那麼多廢話幹什麼,東西收拾好了嗎?」

「收拾好了。」

「明天我們就走,別被她看出來了。」

晉思南看着這個對話,總感覺這個裏面小南的爸媽應該是不會回來了,但是這個對話看得她有點莫名其妙的,像是這對父母很怕這個小南,但是又好像是要告訴她什麼,又或者說,他們很忌憚她。

日記就到這邊戛然而止,她看到上面寫着日期是2.25,也就是前天,所以如果按照這樣來算的話,日期就沒有什麼問題,今天是27號,明天是28號,在不確定這個裏面的2月有沒有29號,只能做好最壞的打算。

現在床頭應該是知道的差不多了,想到那一柜子的頭髮,晉思南感覺有點想吐,今天晚上肯定是睡不着的了。

最後一個就是鑰匙孔了,不知不覺已經想了一個下午了,現在太陽已經開始下山了,不出半個小時,天肯定是要黑的,晉思南今天將整個房子里的電路都檢修了一遍,發現並沒有什麼電路問題,也就是說,應該是這對父母在離開之前故意的。

廁所里的燈是肯定要開着的,畢竟昨天晚上,就是透過這個燈光判斷外面是否安全,為了保險起見,晉思南將廁所的燈現在就打開了。

隨後,她回到房間,將床頭合上,並且用被子厚厚的蓋上,想要通過這樣的方法來減少自己內心的不適。

確認好一切,將鑰匙插在鑰匙孔上,在最後一抹餘暉消失之前,她鑽進了被窩。隨後就是漫長的如同死寂一般的等待。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遊戲的設定,晉思南在床上沒多久後就陷入了沉睡,彷彿是特意為了讓她對時間的敏感度下降,等到她醒來的時候,外頭依舊是一片漆黑,分不清是什麼時候。

她驚訝的發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