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侯府乘風破浪》[我在侯府乘風破浪] - 第3章

待走出房門後,牧山川回頭看了一眼,眉頭輕皺,這瘋女人心中定然是不服氣。
「主子不懂事,你身為下人可要警醒着點,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牧山川面無表情的一番話好似一塊大石頭砸進蘭心的心底,內心惶恐,連忙俯首,「奴婢明白。」
直到牧山川的身影徹底的消失在視線內,蘭心僵硬的身子才松垮進來。
一進房裡就瞧見自家主子對着枕頭又打又罵,嘴裏還念念有詞,「一群不會鑒茶的大直男,眼瞎心盲!」
「哎喲,奴婢的好世子妃啊,您就消停消停吧,這要是再被那位抓住了把柄,以後的日子只怕是更難了。」
蘭心嘆了一口氣,「您就依世子所言,避一避她吧。」
「笑話!
這年頭還成了陰謀詭計的天下不成?」
楚嵐氣不打一處來。
「哎,世子妃,您去哪兒啊!」
楚嵐實在是受不了這小院的憋屈,正想從府里的小門溜出去逛逛,便聽見幾個小廝和婢女聚在角落賭篩子閑聊。
「二房裡的那位主子可真是厲害,又得二公子的獨寵,又有世子的庇護,世子妃倒像是個有名無實的。」
「那可不是,聽說二夫人曾經是世子爺的相好,後來又與二公子情定終身,世子妃就是一個蠻橫的潑婦,哪裡比得上二夫人的溫柔善良?」
蹲牆角的楚嵐狠狠咬牙,轉念一想,溫月如的本事竟是大得讓全府上下都偏向她,倒也是好手段。
「聽說世子和世子妃至今尚未圓房,其實中間夾雜着其中一事便是一個月前整個侯府去寺廟禮佛,當時世子妃鬧得動作大,偏生說二夫人虛偽,我看根本是她看不慣二夫人!」
眾人唏噓,楚嵐眉頭輕皺。
寺廟禮佛?
她輕輕合上雙眼,細細搜索着腦海中的記憶,這才想起來原來藏在原主心中最膈應的是此事。
當初侯府舉家去寺廟禮佛,侯爺侯夫人更是以身作則,而楚嵐與溫月如卻雙雙遲到,拖延了眾人的時間,惹得定北侯格外大怒。
其實楚嵐是因路上救人而耽誤了時間,可沒想到剛要解釋之時,她的理由卻被溫月如徹徹底底一字不挪地搶了去!
當她驚詫過後說出同樣的理由時卻遭來了侯爺的責罰,而溫月如因仁慈救人得了侯爺的稱讚,令原主心中鬱結,卻因愚笨不知辯解,只好背了黑鍋。
而身為她夫君的牧山川卻不曾為她辯解過一句,實在是令她心寒。
「過分至極!」
楚嵐忍不住低低咒罵,嚇到了躲在角落裡的下人們,連忙跪下求饒。
她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以後管好你們的嘴。」
「奴才明白!」
人群立馬散去,她站在原地幽幽地看着坐落有致的別院,唯獨她的小院是侯府里最不起眼的。
她眼神暗了暗,娘家和侯府既然都靠不住,那她只能憑自己闖一闖了。
一路思索着逛到了市集上,喧鬧的叫賣聲沖淡了她心中的煩悶,小攤的香氣勾起陣陣食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