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孤兒院的傳奇人生》[我在孤兒院的傳奇人生] - 第1章 離別

「洛洛,別緊張。」

一間素雅的房間內,陸振年端着一杯水遞給了坐在床沿的洛洛。

洛洛看起來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扎着馬尾,臉蛋微胖,大大的眼睛又黑又圓,模樣甚是可愛。

此刻,洛洛在接過水杯後,將視線移到了站在身前的陸振年臉上。

咕咕~

幾乎是下意識地,洛洛在看到那張讓任何人都會心動的帥氣臉龐後,做了個吞口水的動作。

「振,振年,你會跟我在一起的吧……哦?」洛洛雙手緊緊握住玻璃水杯,埋下頭小聲問道。

**。

小丫頭心跳得很快。

「放心。」陸振年微笑着坐到了洛洛身邊,「以前的我是你的振年哥哥,現在的我依然是你的振年哥哥,身為一個哥哥,怎麼會讓妹妹獨自去面對危險呢,放心吧,我已經申請……」

「振年,我長大了。」洛洛打斷陸振年的話,抬起頭嘟着嘴說道。

「是嗎?」視線下移,陸振年看向洛洛脖子往下三寸的位置,隨即點了點頭說道:「是啊,丫頭長大了。」

「哎呀!」洛洛『用力』在陸振年的胳膊上擰了一下,「你到底懂不懂我的意思?」

「呃~」

陸振年想了想,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我懂了。」

「好,那你說我到底在想什麼?看着我,不準看向窗外。」洛洛兇巴巴地說道,只是,她的樣子太可愛了,再凶,也盡顯萌態。

「我猜。」

「不是猜。」

「我覺得。」

「不準覺得。」

「……」

「滾!」

洛洛用力把陸振年推到了房間外面,然後轉身將後背貼着門,十分不悅地自言自語:「活該單身十八年,不知道是真傻還是裝傻……希望…是真傻吧。」

門外。

陸振年看着房門嘆了口氣,隨後動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有些事,他不是不懂,只是他已經心有所屬,又何必再去傷害別人呢,對於那個從小跟着他四處流浪的丫頭,他只能在心裏頭說一聲「抱歉」。

……

推開窗。

窗外滿是螢火蟲在飛舞。

陸振年站在窗前看向了天上的圓月。

月亮又大又圓,似低垂下來,好不真實。

半個月了。

來到這個名為「螢火蟲孤兒院」的地方已有半月,原本早已經認命的陸振年決定重新認識這個世界。

穿越十年。

記得剛穿越那會,是個寒冷的冬天,年幼的他和洛洛衣着單薄的走在冰天雪地里,趴在別人家窗前,看着別人的闔家團圓,其樂融融。

冬去春來,

年幼的他們在冰雪融化的春水中嬉戲。

春逝夏至,

漸漸長大的他們開始為了生活在大街上做着各種微薄薪水的兼職。

夏落秋出,

成年的他們在幾個神秘人的接引下來到了這所孤兒院。

至此。

陸振年原本清貧但甜蜜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原來,他不是孤兒,他也有家人,只不過是前身的家人。

而在這所孤兒院中的所見所聞,讓才來半月的陸振年的三觀以及世界觀發生了徹底改變。

聽說過孤兒體質嗎?

見過光怪陸離的異界嗎?

神力、粉塵、序列、秘法、行界人、螢火蟲小隊……

許許多多新奇的名詞向陸振年打開了一個新世界。

砰砰砰……

這時,身後傳來敲門聲。

陸振年在聽到聲音後關上了窗,然後轉身前去開門。

「大哥。」

看着屋外站着的男人,陸振年在打了聲招呼後問道:「這麼晚找我有事嗎?」

頭髮亂糟糟,踩着拖鞋,穿着破舊牛仔衣和泛白牛仔褲的大哥走進屋內,接着找了張凳子坐下,隨即便把右腳搭在左大腿上,大腳趾和二趾夾着拖鞋,抖啊抖,一副猥瑣又弔兒郎當的樣子。

這是陸振年的大哥陸振華,今年二十八歲,和陸振年一樣,也是在十八歲那年來到了螢火蟲孤兒院,只是,陸振華來了有十年卻一直在一年級混,和那個晚他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