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唐捉喪屍》[我在大唐捉喪屍] - 第9章 母女

「擊鼓,退回城內!」

我方士兵趁着夜色和對地形的熟悉,化整為零,分頭撤進了城裡。

我,小啞巴帶着幾個受傷士兵往城裡退去,還有胡二、馬三這兩個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來。

不知道跑了多久,眼看甩掉了身後的追兵,我們隨便找了一個荒廢的院落沖了進去。

「檢查一下,有沒有屍妖!」我低聲說。

看得出來這是一戶殷實的小康之家,一進的小院並不大,但是魚池小亭,布置得十分考究。三面小平房,新貼的窗花還是紅艷艷的。

「有人嗎?」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我們不敢懈怠,唯恐角落裡藏着一隻漏網的屍妖。

經過這兩天的惡戰,所有人都疲憊不堪,已經不起再多的消耗了。

「有人嗎?」我又問了一遍,沒人回應。

我讓傷兵在院落內休整,讓馬三爬上房頂警戒。小啞巴身強力壯,從井裡打了一桶水,供大家飲用擦拭。

我還不放心,一間屋子一間屋子查看情況,走到最靠角落的一間房外,隱隱聽到有動靜。

我向院內的同伴做了個手勢,胡二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躡手躡腳地靠了過來。

屋內發出一聲脆響,是瓷器打破的聲音。我猛地一踹門沖了進去。

昏暗的屋內,一對母女正躲在八仙桌下,兩人雖然蓬頭垢面,但是衣着整潔,像是這間院子的主人。

兩人在外人闖入的高度緊張中崩潰了,抱在一起放聲痛哭起來。

「你們不許過來!」婦人哭喊着,手裡舉着一塊碎瓷片,試圖保衛自己和孩子。

「軍爺爺,不要殺我娘!」女孩也哭喊道。

聽到動靜,小啞巴和幾個傷兵都進來了。

「噓!不要哭!快閉嘴!」胡二呵道,顯然是擔心吸引追兵。

「你個臭嘴,會不會哄女人。」馬三說,轉向母女倆,「娘子不要驚慌,我們是本縣的官兵,不得已在貴府借宿一下……」

我把二人從桌底下扶起來,女孩十五六歲的年紀,身形嬌小,是個美人胚子,那婦人雖衣着髒亂,看得出來相貌也極為俏麗。我扶二人來到院子里,只感覺女人身上柔弱無骨。

「你們不要帶走我娘,我能治好我娘,嗚嗚嗚」女孩哭成了淚人。

原來,這本家姓端木,是平樂城一家米店的主人。三天前,男主人發病成了屍妖,被裡坊的救護軍發現並處理了。母女倆相依為命,正準備北上投靠路州城的親戚,但屋漏偏逢連夜雨,女主人發現自己也被咬傷了。

我定睛一看,那婦人果然眉間渙散,眼睛裏有些微渾濁。

「姑娘,那你沒事吧?」馬三問道,笑得有一股自然而然的猥瑣。

女孩搖搖頭,說,「每次一發病,我就把娘綁在床上。」

「孩子,你娘到現在是還沒完全屍變。」我說,「三天之內她就會變成屍妖,那時候你是綁不住她的。」

「每次發病,喂娘吃一點生肉,她就慢慢好了……」

我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你們,是本縣的官兵?那外面仗打得怎麼樣了?」那婦人開口了,嗓音已經開始沙啞,大概是長期的嘶吼造成的。

「叛軍今晚就會進城。」我說。

「那……那沒希望了,都說叛軍要把平樂城……」婦人眼淚止不住流下來,「可憐我的芸兒才十六歲……」

「娘,我死也不離開你!」女孩也哭了起來。

「端木家娘子,你先不要哭,我是陸德均,就是以前儀鳳門的門衛官。」我說,「現在雖然城破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