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唐捉喪屍》[我在大唐捉喪屍] - 第2章 無妄之災

第二天中午,縣令王守誠在府上設宴,平樂縣城三大富商城南沈家、城東靳家和馬市莫家都在場,連同縣丞、縣尉、守備等,可以說彙集了全縣城有頭有臉的人物。這樣的局我自然是上不了桌的。幾乎整場筵席我都在屋外的門縫向里偷看,等尉遲大哥給我的手勢。

「想必不用我多說,朝廷現在很困難,平樂縣城全部的庸調、算緡,皆按月悉數上交,分文不剩。我這個縣令還能慘淡維持,全縣上下公差尚有糊口之資,全賴席上諸公的鼎力相助!如今大戰在即,城防守備、募兵差用,這幾天趙公村還鬧了瘟疫,實在是捉襟見肘,禍不單行。還望諸公時刻不忘聖主隆恩,為我大唐盡心儘力呀!」縣令一番客套話說的雲里霧裡,實際就是讓三大家族出錢,官員們出人出力。

「為大唐盡忠,為州府儘力,我等與有榮焉。王大人在府上盛意宴請,沈某實在是受寵若驚,受寵若驚哈哈。」一個瘦瘦白白、聲音尖細帶着沙啞的老頭,就坐在縣令身邊,想必就是沈家主人,沈萬。

一番觥籌交錯,沈萬站起來舉杯對縣令王守誠說道,

「我沈某還想為平樂縣十餘萬百姓說幾句話。反賊起兵五年,天下乾坤顛倒,民不聊生。平樂城能太平無事,全賴大人保境安民之功、愛民如子之懷。這裡沒有外人,沈某藉著酒勁斗膽勸大人一句:刀兵無情,可憐焦土。若大人能使十萬百姓免於戰火,百姓無不世世代代感激王大人生生之德!」

「大軍之後,必有凶年。只是叛軍悍將盧炯領賊兵八萬正在集結,欲奪河東道,必取太原府;欲取太原府,必經我平樂縣呀!」王守誠說。

「不敢瞞大人,沈某於叛將盧炯處,尚有一絲交情……若依沈某所言,可保平樂百姓萬全!」

「沈萬!你是教我等叛唐么!」守備尉遲寬猛拍桌子,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沈兄,此事斷不可議,我等皆是大唐子民,死不為賊鬼……」莫家主人莫乾東道,他是個大肚圓臉的胖子,可能有兩百多斤。

「乾東老弟,你趁國庫空虛推高馬價,讓朝廷關軍買不起關外胡馬,你這幾年又大肆採買的胡馬,恐怕大多都賣給叛軍了吧!」沈萬冷冷地說。

「你……」莫乾東被他噎得說不出話來。沈萬又把矛頭對準靳家商號的少主人靳叔彤,道:「城東靳家,你這幾年往河北道一車一車地拉硝石,縣令大人給您簽的通關文牒上可都是寫的用於煉丹。哈哈哈哈哈!河北的道士怎麼突然多了這麼多呢?」

沈萬一番話,把在場的官府和富商都懟得啞口無言。

「這幫蛀蟲!」我聽得牙痒痒。

「沈兄,別說了……」縣令王守誠說。「只是,大戰五年我河東道一城未失,這個頭萬萬不可以從我平樂縣城而起啊!」

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都是老人精了。縣令現在肯定打不起,但也輸不起,望風披靡投降肯定不行;要打得話,這幾年精壯男丁都被篩了好幾茬送往前線了,城裡僅有的守軍要麼就是我這樣的老兵油子,要麼就是老弱病殘,怎敵那盧炯的八萬虎狼之師?要是平樂縣在他王守誠手裡丟了,他這個官肯定是到頭了。加上坊間盛傳叛軍凡遇抵抗一律屠城示警。縣令這番話,自然想摸清楚沈萬手裡有多少牌。

「王大人不必多慮,沈某敢說這個話,自然做了萬全考慮。只要如此這般……」沈萬突然壓低了聲音,快到王守誠耳邊講悄悄話了,實在是聽不到。

筵席結束,我沒有等來尉遲寬的手勢。還沒來得及搭上話,眼看沈萬就要上轎子了,我硬着頭皮迎了上去。

「沈家主人,我昨天失手打了貴公子幾人,實在是過意不住!我陸德均是個粗人,望您大人有大量……」

「你就是那個城門郎?」沈萬打斷了我,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我。

「正是。」我單膝跪了下去,為了讓道歉更正式,我還全身披掛了一番,穿着堅硬的戎裝跪下去讓我左腿生疼。

「犬子疏於管教,沖犯了陸大人,實是我沈某的不是。」沈萬笑眯眯的說,「陸大人若是方便,還請到我府上,我好當著陸大人的面細細數落犬子!」

「沈家主人,不敢當不敢當!是我該到府上賠罪才是!」

「陸大人,恭候大駕。」沈萬和幾個隨從快步離開了。

我卻留在原地一臉懵逼。

筵席上的沈萬可是大殺四方,幾句話震得在場所有人啞口無言。到我這為何客氣至此?

畢竟縣令都懼他三分。在這平樂城混,能攀上沈家也是好的,該去還是去一趟吧!

「陸老弟!」

我正心裏盤算,一聲厚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尉遲寬喘着粗氣走了過來。

「為什麼打了五年還在打?今天這個場面,可見一斑!」尉遲寬氣呼呼地說,下巴濃密的鬍鬚一動一動。「二郎,我馬上要去府兵了,明天就走。與其在這裡狼狽為奸,我寧願死在戰場上!」

「大哥,我今晚就叫上兄弟們給您踐行!」我說,在心裏我感激這位提拔我的好上司。「不知大哥此去府兵何處?以後我好來投靠。」

「太原府都尉魏如龍,是我同鄉。托他的關係,先在府兵做一個參將。」尉遲寬道,「平樂城在在這幫鳥人手裡,早晚送給叛軍。德均,你跟我去太原,給我做個參副,咱們哥倆在這亂世殺他個七進七出,不枉你這一身好本領!」

我搖搖頭,說,「尉遲大哥,我沒什麼志向,這麼多年承蒙您的照顧,能在這平樂縣城當個小差,給官家出幾分力,還有十幾個手下兄弟飲酒罵笑,已經很知足了,建功立業的事,實在不是我這樣的人能幹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