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神明畫押,神明笑我太傻》[我與神明畫押,神明笑我太傻] - 第7章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覺未多(2)

人了,她真的嫁人了!

崔姝還沉浸在這份不真實的感覺當中,只聽見門吱的一聲開了。

燕翎端着兩杯酒獨自走了進來,看見崔姝老老實實的坐在床邊,他有些詫異。

因為根據他對崔姝的調查,他以為此時崔姝早已掀開蓋頭,大大咧咧的坐在桌邊吃着東西。

所以他才獨自走了進來,沒讓侍女跟着進來。

不過好像現在看來,反而是他多慮了?

燕翎把兩杯酒放到桌上,拿起桌上的玉如意緩緩向床邊走去。

聽着腳步聲越來越近,崔姝不自禁的緊張起來。

燕翎走到崔姝面前停下,用玉如意緩緩將紅蓋頭掀起。

縱使他之前見過崔姝,但在她抬眼的那一瞬間他還是被她驚艷到了。

燕翎忽然想起了一句詩。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覺未多。

但他馬上就回過了神,走到桌旁拿起那兩杯酒,又向床邊走去。

燕翎坐到崔姝身旁,將其中一杯酒遞給她,道。

「夫人,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

崔姝剛接過這杯酒,就聽見他說這句話,手不自禁抖了一下,差點將酒灑出。

兩人手臂環繞喝了交杯酒。

喝酒時,兩個人靠的很近,近到崔姝可以清晰的聞到他身上傳來的淡淡清香。

好像是薰陸香,崔姝心想。

兩人喝完酒後,燕翎就去放酒杯了。

崔姝再大大咧咧,她也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不自覺捏緊了衣服。

本來在燕翎的計劃里,是打算儘快想要跟崔姝要個孩子的,這樣就可以利用相府的勢力來幫他做事。

但現在看着崔姝緊張的樣子,他一時間竟然什麼也做不出來了,於是便脫了靴子自顧自的躺到了床上。

崔姝一臉懵的看着他,問道,「你這是幹什麼?」

燕翎回答的迅速又坦然,「睡覺啊。」

說完又好像是想到了什麼,用手撐着頭扭頭看向崔姝,道,「難道說夫人不讓我睡在這?」

崔姝忙擺了擺手,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接着又小心翼翼的問道,「你…就這麼睡?」

聽見她這麼說,燕翎挑了挑眉,反問道,「不然呢?」

崔姝趕忙擺了擺手,脫了衣物,也躺到了床上,道,「沒什麼沒什麼,睡覺挺好的,我最愛睡覺了。」

崔姝說完就閉上了眼睛,在一旁的燕翎看見她這樣,笑出了聲。

而閉上眼睛的崔姝過了好久都沒睡着。

她睜開眼看着身旁燕翎俊美雋秀的面容,陷入深思。

本來燕翎不碰她,她應該很高興才對,但是為什麼她心裏有點失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