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神明畫押,神明笑我太傻》[我與神明畫押,神明笑我太傻] - 第7章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覺未多

轉眼間就快到了兩人大婚的日子。

崔姝正在房中無聊的玩弄着花瓶里的花,滿面愁容,心中滿是鬱悶。

忽然春玉跌跌撞撞地跑了進來。

「小姐!太子他來了!」春玉喊道。

崔姝坐在房中,依然玩弄着花瓶里的花,眼睛都沒抬一下。

對於太子來相府這件事,崔殊已經見怪不怪了。

自從崔姝和燕翎的婚約下來後,這太子燕翁隔三差五地就往相府跑,早已不是什麼稀客,反而是這訂婚的燕翎,來的次數屈指可數。

崔姝懨懨地回道,「來就來了唄。」

「他還帶了一些特色小吃,老爺特意讓我來捎給小姐!」

春玉剛說完,就像是變戲法似的,從身後拿出一提小吃。

聽到有吃的,崔姝眼睛放光,期待地搓了搓手,「快拿出來!」

春玉趕緊把小吃拿出來,崔姝趕緊拿起嘗了一個,香甜軟糯,唇齒留香,崔姝滿足的閉上了眼睛。

何以解憂,唯有美食~

吃完小吃的崔姝心情好了許多,於是便想出去轉轉。

可崔姝剛出了房間,走了沒幾步,就看到了相府內一個個的大紅燈籠。

看着這些大紅色透着喜氣的紅色裝飾,崔姝的好心情一掃而空,心情又降到了低谷。

她真的不想嫁給燕翎啊!

可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到了崔姝和燕翎大婚的日子。

崔姝一頭亮麗的黑髮高高地盤起,頭戴鳳冠,身披霞帔,朱唇粉面,一雙眉似柳葉彎彎,眼型狀似桃花。

崔姝的母親陳氏幫她正了下衣冠,看向銅鏡里的崔姝,道。

「我的姝兒長大了。」

聽到母親說這話的崔姝再也忍不住了,轉過身去抱住站在她身旁的母親,緊緊地閉上了雙眼,似有萬般不舍。

但縱有再多的不舍,崔姝最終還是蒙上了紅蓋頭,在母親的攙扶下向大門走去。

待崔姝上了紅轎後,紅轎就在顛簸中啟程了。

縱使崔姝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此時崔姝的心也像紅轎頭似的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不知行了多久,花轎終於停下了。

崔姝坐在轎頭裡,感覺好像有人把轎子的門帘緩緩拉開,一束光照了進來。

而後一隻手伸到了崔姝面前,這隻手骨節突出,手指白皙修長。

崔姝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這隻手很快便抓住了她,蒼勁有力,常年練武留下一些老繭摩擦着崔姝的指尖。

崔姝感覺自己的心裏好像有點痒痒的。

這隻手一直牽着她,跨火盆,拜天地。

做完這些後崔姝回到了房間,靜靜地坐在床邊。

但崔姝還是有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她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