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神明畫押,神明笑我太傻》[我與神明畫押,神明笑我太傻] - 第5章 兒臣想要一紙婚約(2)

龍袍的皇上攬着燕翎走進內殿。

燕翎笑着跟着皇上走進了內殿,文武百官早就已經在此等候了。

燕翎站好位置後,看向四周,忽然感覺到了一束不善的目光,順着目光看去,見此人便是大皇子燕翁,也是當朝太子。

燕翎挑了挑眉,看來他這個哥哥不是很希望他回來啊。

「今日三皇子除越有功!有大功!燕翎啊,寡人今日就滿足你一個要求,什麼要求都可以!」

皇上笑眯眯的看着他,問道「你想要什麼?」

這個燕翎早就想好了。

「稟告父皇,兒臣不想要什麼金銀財物。」

燕翎頓了頓又說道,「只是兒臣現在已經十九,但終身大事卻還沒定下,所以兒臣想要一紙婚約。」

皇上聞言有些吃驚,他賞賜過很多人,可這求賞婚約的可不常見,尤其是皇子求婚約,史書少有。

「哦?不知我兒可有意中人?」

「有,正是相府千金,崔姝。」

燕翎看向宰相崔哲,微微頷首,又朝皇上微微欠身,如實地回道。

聽見他的話的崔哲只覺得腦袋頂如轟雷炸開,雷的他里焦外嫩。

這朝堂上誰人不知,他宰相崔哲對於各個黨派都是一樣的態度,不加入也不得罪。

這眼下燕翎說要娶他唯一的女兒,說自己的女兒是他的心上人?

他怎麼可能會信!

這燕翎明顯就沒有見過姝兒!現下卻又說想要娶她,明顯是為了黨派爭鬥。

可這是皇上的賞賜,他又不能駁了皇上的意,崔哲只能站在原地,額頭不住地往外冒冷汗。

「相府的女兒…」,皇上若有所思,有些明白了燕翎的用意,他不喜歡看自己的兒子鬥來鬥去的,可是說出的話也不能收回。

只好將目光轉向宰相崔哲,問道,「不知令愛年方几何?有婚娶了嗎?」

崔哲擦了下頭上的冷汗,她實在是不想讓女兒捲入這權利的無底旋渦。

但只能如實回道,「小女崔姝年今十九,尚未婚配。」

「嗯,和翎兒年紀相當」,皇上思考了一下,大掌一揮說道,「好,那寡人就牽了這個紅線!」

「謝父皇!」

燕翎嘴角含笑的低身謝禮。

眼看着燕翎牽上了相府這根紅線,太子站在他身旁,身側的拳頭慢慢收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