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神明畫押,神明笑我太傻》[我與神明畫押,神明笑我太傻] - 第4章 歷劫

從那以後,白芙就發現戎修好像有點不太一樣了。

他居然也開始跟她一起打理花花草草了。

而且,他居然在她吃果子的時候也湊了過來,說要嘗嘗看是不是這果子還是原來的味道。

雖然他強撐着自己吃了那個果子之後再沒吃過果子,但白芙對於戎修的變化還是很高興的。

因為戎修之前總讓她感覺有一種距離感,現在這種距離感正在慢慢消失,白芙很開心!

半年實習期一轉而過,下面要做的就是去找樂池上神登記入仙籍了。

於是這天白芙跟戎修打了聲招呼,就去找樂池上神去了。

坐在內殿座椅上的戎修看着白芙離去的背影,忽然覺得心裏有點空落落的,白芙這一走,他這修戎宮便又恢復到了從前冷清的模樣,戎修的眸子暗了下來。

白芙走到樂池上神的宮門口時,幾位小仙子與她擦肩而過。

「我是在月老那裡的,整天幫着牽紅線,斬紅線,搞的我現在一看見紅色的線就害怕!」

「我也是!我在老君那裡幫着煉丹,每日看着那個爐子,真真無聊的很!」

……

白芙聽着她們說這些話,心虛地摸了摸鼻子,一時有些慶幸自己選擇去了修戎宮,過了半年清閑日子。

白芙走進竹明殿,樂池上神已經在殿內等着她了。

見她進來,笑了笑,業務非常熟練,道,「恭喜登入仙籍,下個步驟是下凡歷劫,將這枚令牌交予孟婆,她自會給你安排相關的事宜。」

白芙接過這枚檀木紅紋令牌,道了聲謝,就離開了竹明殿。

白芙並沒有立刻下去找孟婆歷劫,而是朝着修戎宮走去。

不管怎麼說,她和戎修上神也一起待了半年,現在她要離開,下凡去歷劫,自然要和戎修道個別。

白芙走進修戎宮內殿,戎修懶懶的躺在座椅上,眼眸垂下,在臉上映出一輪陰影,就如她第一次見他那般。

「多謝戎修上神這半年來的關照,我現下就要去凡間歷劫了,故而特意來跟上神道個別。」白芙微微欠身,抱拳說道。

戎修還是沒有睜開眼,也沒有開口說話。

見他沒有動靜,白芙又說道,「那我就先告辭了。」

說完,白芙就轉身離去了。

等到白芙走出修戎宮,戎修睜開了眼睛,一雙墨色的眼眸深不見底。

「歷劫?」

「好像也挺有意思的。」

地府。

白芙屬實沒想到地府是這個樣子的。

沒有想像中的陰森恐怖,也沒有想像中的混亂不堪。

一條條小道邊界分明,各式各樣的鬼魂在上面走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