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神明畫押,神明笑我太傻》[我與神明畫押,神明笑我太傻] - 第3章 還真是傻傻的小仙子(2)

了要走的白芙,將這個袋子遞給她,道

「這是乾坤袋,可以裝世間萬物,以後你可以用它來裝果子。」

說完便將袋子拋給了白芙。

拿到乾坤袋的白芙有些懵。

能裝世間萬物的袋子,戎修就簡簡單單的給她了?還讓她裝果子?!

這就是上神嗎?她不理解!

但她還是道了個謝,將果子放到地上,接過乾坤袋,將果子一個一個慢慢的拾了進去。

莫名有種罪惡感是怎麼回事。

不過有一說一,這袋子裝果子是真的省時又省力。

從那以後白芙就經常到樹下去打果子吃,一連吃了幾個月。

戎修每次看到她在吃果子,就好奇,為什麼這果子她一直都吃不膩?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由於修戎宮比較偏僻,除了樂池上神偶爾來看一下戎修,基本就沒人來了。

戎修這人也比較閑,所以白芙每日就打理打理花草,累了就打打坐,然後要不就去那樹下摘點果子吃,日子倒也過得清閑自在。

不過那天卻發生了一件小插曲。

那日白芙正在打理花草,戎修也難得的好心情,居然在院內散步。

可是突然間,戎修忽然捂住了心口,好像承受了什麼巨大的痛苦,他馬上彎下身來,將整個身子蜷縮在一起。

在一旁打理花草的白芙發現了戎修的不對勁,趕緊過去扶他。

將他扶至屋內後,白芙發現戎修已經痛昏了過去。

白芙只好艱難的把戎修扶起,讓他背對着自己,然後運功,將自己的靈力漸漸輸送到他的體內。

過了很久,白芙的額頭上已經出現細細密密的小汗珠,嘴唇也變成了灰白色。

漸漸的白芙終於支撐不住,倒在了床上。

過了很久,戎修終於緩慢睜開了眼睛,他感覺腦袋有點發昏。

他怎麼躺在床上?他不是在散步嗎?

戎修揉了揉太陽穴,終於記起了點什麼。

他好像疼昏了過去…然後…然後發生了什麼,他就記不清了……

坐起身來,戎修忽然發現床上還有一個人。

白芙怎麼也躺在這裡!

戎修探查了一些白芙的脈息,發現她體內靈力很稀薄,皺了皺眉。

怎麼會這麼稀薄?

又想到白芙躺在了自己旁邊。

難道她是因為給自己輸送靈力過多昏了過去?

戎修的嘴角不自禁的上揚,還真是傻傻的小仙子。

而後戎修下床,走到床邊一個落滿了灰塵的箱子旁,翻了好大一會 才翻出一個兩根手指大小的瓶子,自言自語道。

「應該就是這個。」

然後就從那瓶子里倒出兩粒紅色仙丹,給白芙服了下去,白芙臉上才逐漸有了血色。

片刻後,白芙慢悠悠地從床上坐起,看見戎修正坐在床旁邊的凳子,眼眸微垂,像是在想些什麼。

白芙看見戎修醒了,十分開心道,「你沒事啦?」

戎修這才發現白芙醒了,抬眸看去,一雙桃花眼眼角微翹,眸光瀲灧,似有萬千星辰。

他竟一時慌了神,片刻後才不自然的應了一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