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劍定神州》[我有一劍定神州] - 第9章 小小道童

道童名為玄又,乃是巫山朝雲觀,**上人的關門弟子。

此來方泉村,本是奉朝雲觀掌教之命,向王青松討債來的。奈何沒有字據,老王又死皮賴臉,說是把債務全都轉給裴星河了。你要麼空着手回去,要麼等上三年,保准能湊夠那十八擔藥材。

涉世未深的道童,哪裡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雙方鬧掰後,就大打了一場。結果,可憐的娃娃被老王頭踹了好幾下屁股,差點連隔夜的乾糧都給吐了出來。

於是,老王頭便多了個外號,「老王八」。

不過這些事,裴星河是在半個月以後,才從玄又口中聽來的。

在這半個月里,裴星河除了每日煮酒給姚老頭喝,剩下的時間,幾乎全部輾轉於方圓幾十里的大山深處。

沒辦法,儘管明知是老王頭給自己下了套,裴星河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認了。

好在道童與他形影不離,上山下山都有個伴兒。用道童自己的話說,俺玄又辦事,最為地道。諸如吃飯,諸如討債,那叫一個認真。你姓裴的,別想偷懶糊弄俺。

在玄又的監工下,短短半月,方圓數十里的藥材便被裴星河采了個乾乾淨淨。可苦功是花出去了,數量卻連半擔都湊不齊。

姚老頭家,裴星河正坐在灶台前煮酒,玄又背着雙手在一旁來回踱步,唉聲嘆氣個沒完。

裴星河聽得煩了,便捂上耳朵。只是剛捂沒多久,就被道童一掌給拍翻在地了。

「你這廝,力氣忒大。」

裴星河疼得齜牙咧嘴,回頭瞪了一眼娃娃,又無可奈何。

別看道童年紀小,手上的力氣卻比那耕田的蠻牛還大。只要他想,一隻手就能將裴星河給舉過頭頂。

「俺說話你到底聽沒聽?照這速度下去,別說三年,就是三十年也未必能湊夠十八擔藥材。而且等入了冬,大雪封山,豈不是更慢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有什麼辦法?你老人家不是有能耐么,嫌慢自個兒採去。」

「放屁,又不是俺欠的債,憑啥讓俺還?」道童跳腳大罵,指了指灶台,又指了指房中的姚老頭,怒斥道:「你家老頭三絡九脈盡斷,氣血枯竭,早就必死無疑。你擱這煮了半個月的酒,有屁用?還不是一日不如一日?裴老弟,不是俺說你,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不叫善,是蠢!」

「別胡說,阿爹會好的。」

裴星河神色暗淡,不再與之爭吵。道童見狀,自知說錯了話,撇撇嘴,蹲下身後,主動往爐子里添起了柴火。

其實裴星河也明白,姚老頭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藥酒或許可以吊命,卻無法治本。

可人不都這樣?越是沒可能的事,越想要拚命地去抓住希望。

「老裴啊,俺師傅說,這人有命輪,乃是天定。有些時候,就不能太較真了。俺們道家求長生,求個啥?不也是在求個天命嗎?與其自個兒傷心,不如豁達些。莊子老爺鼓盆而歌的故事聽過沒?多學着點兒,有好處。」

「你這算安慰我?」裴星河翻了個白眼。

小道童抓耳撓腮,思索了好一會兒才憨笑道:「俺師傅還說過,運勢有道,君子惜命,可改之。俺看你家老爺子是個有福之人,未必真就這個命短。老王八的酒其實還不錯的,也許加些藥引子,能行。」

「藥引子?」裴星河微微一怔,追問道:「何為藥引?」

玄又繼續撓撓頭,然後將手指放進了嘴裏:「天底下能生死人肉白骨的神葯其實挺多的,儒釋道三教,還有那些個諸子百家,誰沒點壓箱底的救命本事?可惜你老裴不在玄門,怕是求不來這些造化。」

說到這的玄又連連嘆息,就像是把最心愛的大餅給弄丟了。裴星河似有所悟,喃喃的念叨着「神葯」二字。

誰說凡夫俗子就求不來造化?他裴星河,不就是吃了八尾狐妖的仙丹,才活下來的?

沒有過多猶豫,裴星河猛地拿起邊上的菜刀,在掌心劃開了一道口子,鮮血淋漓。

道童剛開始還嚇了一跳,蹦出去老遠,大喊:「老裴你瘋了?」

但在看到裴星河將手中鮮血全數滴入罐中時,就明白了。

「嘖嘖嘖,當真是小刀劃屁股,開了眼了。老裴,你真他娘的是個人才!」

裴星河吃過神血丹這事,玄又其實是不知情的。可當他定下神來,瞬間便聞到了少年鮮血中的古怪氣息。

相傳玄門中人,修為到了一定境界,原本腥味極重的血液,就會散發出淡淡的清香。

這般血,便有了延年益壽的功效,也是魔門弟子最想搶奪的寶貝。

裴星河將自身鮮血滴入酒中,自然就成了最好的藥引。

「奇怪,真是奇怪。你明明只是個普通人,體內為何會有如此純粹的精血?莫非,你吃過什麼天材地寶?」

道童抓過裴星河的手掌看個不停,那股子疑惑勁兒,就差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