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擺爛,我的御獸偏要拯救我》[我想擺爛,我的御獸偏要拯救我] - 第1 章 御獸世界(2)

>「笨蛋,下雨也不知道躲起來,看我給你捏一個。」

莫不語摸摸它的頭,拿起泥土,捏了起來。

「你看,先捏主體,再按照比例,捏出四肢。」

「然後捏出腦袋,再用木棍固定。」

不一會,機甲泥人有了大概形狀,莫不語拿起木棍,開始刻畫。

「機甲的靈魂在於武器,我們在它腳邊畫出一柄激光劍,對不對?」

棕熊點點頭,眸中放光。

「只有激光劍肯定不行,還得有重型武器,我們在它背部畫出兩個核彈倉。」

「……」

半個小時過去,精緻的機甲泥人完成,莫不語把泥人遞給棕熊,輕笑道:「大憨,造機甲可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哦。」

「嗷~(主淫……造機甲……打壞蛋)」

棕熊輕聲嚎叫,眸光清澈,眼神無比堅定。

每次聽到這個稚嫩的聲音說著打壞蛋,莫不語總想痛哭一場。

他真的好想告訴它,我是騙你的,我說得機甲,根本打不過那些壞蛋。

但他不敢說,棕熊就像他的孩子一樣,他捨不得讓它傷心。

那個雨夜,雄城破碎,鮮血染紅大地。

一隻斷掉手腳的獃獃熊,像毛毛蟲一樣在血水中蠕動,它沒有放棄,它依舊在艱難求生。

莫不語忘不掉那雙眼睛,勇敢,堅定、充斥着對生的渴望。

即便他也失去了雙親,無依無靠,卻依舊冒死救下了那頭獃獃熊。

現在,獸潮已然過去十年,那頭獃獃熊的眼神依舊沒變,還是跟那個雨夜一樣,勇敢,堅定,充斥着對生的渴望。

它想造機甲,它想保護主人,那種決心,使萬物寂繆,星辰暗淡。

自己一句謊話,這個小傻瓜全信了。

莫不語有種說不出的感動,心裏暖暖得。

他盯着大憨手中的泥人,笑道:「大憨最厲害了,等你造出機甲,我們就去打壞蛋,好不好?」

「嗷~(大憨……保……保護主淫。)」

莫不語幫它拍掉頭上的水珠,一人一熊在這陰沉沉的天幕下玩起了泥巴,既可悲,又好笑……

叮——

清脆的放學鈴聲響起。

學生們陸續走出教學樓。

見到莫不語竟在玩泥巴,學生們紛紛發出嗤笑。

「哎喲,這個大個人,還在玩泥巴,丟人不?」

「呵呵,不能這麼說,人家覺醒失敗,不玩泥巴,還能幹什麼?」

「學校不開除這種垃圾,也不知道想些什麼?」

「他媽的,誰再逼逼叨叨,小心老子揍他!」一位瘦弱男生走出教學樓,向著嗤笑之人吼道。

這位男生雖然瘦弱,但他的話就像聖旨一樣。

出言嘲諷的學生,皆是捂着臉快速離開,生怕被他惦記上。

見到眾人膽小如鼠,瘦弱男生冷哼一聲,走到莫不語身後,冷冷道:「睡神,有人罵你,你就罵回去,誰敢動手,直接告訴我。」

說完,不等莫不語開口,瘦弱男生夾着雨傘,雙手插兜,留下一個酷酷的背影。

莫不語望向對方,嘴角微微抽搐。

有傘不打,這逼裝得可以!

緊接着,大笨背着書包和一位少女並肩而行,緩緩走出教學樓。

少女叫李薇薇,是大笨的同桌。

今天,李薇薇穿了一件乳白色毛衣,烏黑的秀髮柔順地披在肩上,風一吹,少女的長髮和裙擺輕輕飛揚,她按住耳畔的長髮,與大笨有說有笑。

春風十里明媚,少女笑面如春。

莫不語呆住了,今天的李薇薇似乎格外漂亮。

李薇薇來到花台,臉上帶着甜美的微笑:「大憨,過來讓我摸摸頭。」

「嗷?」

李薇薇?

大憨放下泥人,站起身,給了李薇薇一個大大的擁抱,和兩個可愛的熊掌印。

李薇薇寵溺的摸了摸它的頭,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衣服會被弄髒。

莫不語帶着好奇,走到李薇薇身後,發出嗝嗝嗝的豬笑聲。

李薇薇轉過身,看向莫不語嚴肅道:「今天不許睡覺!你也要一起工作。」

「不行,我現在又有點犯困了……」莫不語攤開雙手,滿臉無奈。

「你從早上睡到下午,現在又困了?」

李薇薇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着他。

豬都沒你能睡……你還是人嗎?

「嗯……困了。」

李薇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