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在了結婚前一晚被侵犯又被碾壓進車底》[我死在了結婚前一晚被侵犯又被碾壓進車底] - 第4章

喜歡我一點呢?
顧鈺和朋友玩鬧我在讀書、顧鈺和父母撒嬌要這要那我再讀書、甚至顧鈺看到我只會讀書的痴樣,她的作業都是我寫。
中考結束,我考進了當地最好的高中,爸媽知道後眼神灰暗不明。
顧鈺自然考得很不理想,在她又哭又鬧的眼淚里,爸媽花錢也讓她進去了最好的高中。
而從高中開始,顧鈺像是突然醒悟般不想讓我有比她優秀的機會。
從以前的言語嘲諷升級成了校園霸凌。
我課桌里出現的死老鼠、書包里被損壞的作業本、把我的衣服鞋子丟進男廁所……我一直默默忍耐,因為我知道身後並沒有依靠。
只想在高考後離開這個城市,離顧鈺遠遠的。
但我低估了顧鈺的底線和爸媽對她對寵愛。
高考成績出來,我考上了本省最好的大學,當我開心地回家想向爸媽報喜時。
只看見父母陰沉的臉和顧鈺的眼淚。
[你這麼開心做什麼?
是不是知道你姐考得不好故意刺激你姐姐!
]爸爸罵完就將煙灰缸砸在我頭上,我捂着額頭流出的血,鮮紅的血液滴在了我的錄取通知書上。
他看到我的眼神怒不可遏還想再打,媽媽伸出手拉住了他,緩緩開口:[別打了,既然她考得這麼好,讓她和小鈺互換學校不就好了。
]我不可置信地盯着媽媽,甚至忘記了捂着傷口,血流到了眼睛裏給我遮蓋上了一層血紅的濾鏡。
顫抖地聲音質問爸媽[為什麼!
]爸爸劈手奪過我的錄取通知書,小心翼翼地擦乾滴在上面的血漬。
頭也不抬地對我說[哪有那麼多為什麼,你吃老子的用老子的,和你姐姐換個學校有什麼不情願的?
再不情願別讀了滾出去打工。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我的房間。
說是房間,也不過是雜物間隔出來了一半塞了張床。
其實我家並不困難,甚至在我五歲回家前爸媽就置辦下了一份產業。
這些年顧鈺的吃穿用度無不都是最好最精緻的。
而我。
只能撿她和媽媽不要的舊衣。
我以為,只要我足夠努力,爸媽總會看到我的好。
我以為,只要我足夠懂事,爸媽就能心疼我的不易。
沒想到一切都只是我自欺欺人的幻想。
當幻想被戳破的時候,才發現我做的一切都是徒勞。
十八歲的那個夜晚,我捂着傷口躲在角落哭泣。
並沒有人來帶我離開困境。
二十四歲婚禮前夜咽氣的最後一秒,也沒人救我。
——點贊連夜肝,麻煩點一點左下角小三角——…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