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周隨機一個系統任務》[我每周隨機一個系統任務] - 第7章 暗流1

與王生所在酒店同一層的過道盡頭房間內,是來自島國的參賽選手——渡邊正一安排居住的房間。

渡邊正一身材瘦小,年齡二十七歲,只見他身披華貴的深黑色和服,腳踩着木屐,右手捏着一把小摺扇,顴骨高高隆起,頭骨兩側有着彷彿小牛角一樣,十分的對稱,可謂是「頭角崢嶸!」。

長長的頭髮隨着氣場無規律的在空中舞動,簡直是逼格十足!

然後他起身把面前的電扇關了!

吹的人難受!

渡邊正一擁有着倭奴國傳承久遠的「殺生神心流」本代當家的顯赫身份,一手「坐忘隨心打」的高超格鬥技藝,在本國黑拳界也是本代連勝次數最多格鬥選手,常常被他人敬畏。

眾人都稱他為「無法被擊中的惡鬼!」。

其實很少有人知道渡邊正一的「頭角崢嶸」只是因為小時候長輩用特製模具一直扣在他頭上而已。

小孩子骨頭軟,很容易就被塑造成奇奇怪怪的形狀。

比如即使是現代社會,在某些相對比較傳統的地區還流行着給小孩兒睡硬枕頭導致後腦勺平整前額頭突出的習俗。

「前奔顱後馬勺,闊頭闊腦是貴人!」。利用硬枕頭強制導致小孩子額頭凸出,模仿先輩聖人形象,表達對孩子美好的期盼。

渡邊正一的父母也是一樣。

但不巧渡邊正一可沒有聖人的命格,純純一個惡棍。小時候曾經仗着自己的顯赫家世前去挑釁高年級的學長,結果大家都是少年心性,做事上頭了哪還考慮那麼多,惹急了人家直接噼里啪啦痛扁了他一頓。

雖然之後渡邊家族去懲治了對方家庭,但是這頓毒打還是給小渡邊正一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心理陰影。

從那之後渡邊正一會儘可能的搜集對手的情報,不管自己實力上能不上打得過,都會派人去偷襲,刺殺,下毒,恐嚇等等用一切方法戰前削弱對手的實力,再加上自己也確實練的功夫不錯,目前來看基本沒在遇到過棘手的敵人了。

渡邊正一是一個天才。

他練成了家族塵封多年的無上武學秘籍——「坐忘隨心打!」。此武學堪稱世上罕有,不僅僅是因為它的的修鍊難度,還因為它練成之後簡直屬於位面之子的逆天效用——「絕對閃避!」。

「坐忘隨心打」是一門感悟自然的無上神功,核心要義是精神意志絕對親和萬物自然,也就是無悲無喜,無欲無求,無痴無嗔~簡言之,就是聖人的境界!

那麼區區一個倭奴之國的醜人,怎麼可能有聖人的資質!

渡邊正一有一個藏在心裏的秘密:他其實沒有聖人資質!但硬要說的話也算有,比較矛盾。

練成「坐忘隨心打」其實也是一個很偶然的機會。

渡邊正一從小就不是個正常的孩子,顯赫的家世導致了他過早的接觸了成人的世界,從而過早的成為了一個男人。

食髓知味的渡邊正一**非常強烈,往往一個不經意的女性背影都能讓他熱血沸騰。

「坐忘隨心打」的大名渡邊正一從小就常聽人在耳邊提起,所以文字要義記得滾瓜爛熟,唯獨沒有「萬物自然」的親和導致遲遲無法入門。

一個偶然的機會,渡邊正一在翻看秘籍時,眼前碰巧闖入了一個女僕的身影,人家來打掃衛生的,當然來大家族的下人姿色也是挺不錯的。

長久無法修鍊成功絕世武功的焦慮瞬間點燃了渡邊正一心中的邪火。

於是拉着那個女僕達成了十分鐘的「秦晉之好~」,可能渡邊正一還是有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