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藉由父母向他逼婚》[我藉由父母向他逼婚] - 第8章

「我給你打了那麼多通電話,為什麼不接?」
我愣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直覺自己耽誤了什麼,「怎麼了?
有什麼事嗎?」
他沉默半晌,呼吸粗沉,像是在努力控制情緒,「你在哪?」
我四處張望了一下,「祿江碼頭。」
他說,「在那裡別動,我來接你。」
我裹緊披肩,老老實實在原地等他。
陸時予來的比我想的要快,停穩車子後,他疾步走到我面前,目光迅速在我身上睃巡着什麼。
發覺我沒出什麼狀況之後,他冷靜下來。
「你來這裡做什麼?」
他問。
我剛想回答,就打了一個噴嚏。
他臉色難看,脫下外套包住我。
我其實是不想要的,畢竟這件外套午時還披在趙伊肩頭。
隱隱的,我還嗅到趙伊身上的香水味。
我跟在他後面,偷偷把外套脫了下來。
陸時予打開車門,冷不丁轉身看向我,蹙起眉頭,「怎麼?」
我輕聲說,「趙伊披過。」
她披過的,我不要。
矯情就矯情吧。
都快死了,我也沒必要那麼懂事了是不是?
「誰說的?」
他抓過外套重新裹住我,眉心卻鬆開了,「她披過你也得穿,還嫌身體不夠差?」
車裡,他開了暖氣。
我說,「熱。」
他說,「活該。」
那場車禍過後,陸時予開車變得很謹慎,五公里的路開了十多分鐘。
進門的時候,他驀地拉住我的手,低頭嗅到我身上的酒氣,「喝了多少?」
「一罐。」
他顯然不信。
我想解釋,一開口又連續打了幾個噴嚏。
他將手掌放到我額頭試溫,「發燒了?」
可能是噴嚏打的太猛,鼻腔里又有什麼流了出來。
陸時予蹙眉,「你怎麼了?」
我搖搖頭,用手捂住鼻子,「可能是上火吧。」
血像沒關緊的水龍頭一樣嘩嘩往外冒,陸時予眼神驟變,讓我仰頭捏緊鼻翼,進卧室翻找出醫用棉球塞進我鼻孔里。
他緊盯着我,動作細緻而小心。
鼻血漸漸止住了,我的臉上和脖子上都是黏糊糊的血。
陸時予拿來熱毛巾替我擦拭乾凈,擦到胸口的時候,他的手略微一頓。
我扯扯他的袖子,那裡有塊斑點大小的血跡,「弄到你身上了。」
他不以為意,盯着我的臉眉頭又有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