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宴羽是真心相愛》[我和宴羽是真心相愛] - 第9章

些冷誚:「現在你滿意了嗎?」
岑言終於回過神來:「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
陸宴羽語氣淡淡,「我不知道那天你和嚴思淼說了什麼,但確實像你說的,她有良心,所以用自己的死,來彌補對你的歉疚。」
他的話一句一句的砸在岑言心上,她從沒想過,原來嚴思淼的死還能怪在自己頭上。
「陸宴羽,你別忘了,我們三個人里,我才是被傷害的那一個。」
「在乎的人才會被傷害,岑言,你在乎過嗎?」
扔下這句話,陸宴羽轉身就走,好像他回來,就是為了告知岑言這個消息一般。
而岑言站在卧室里,良久,才喚來李叔:「備車,我要去看嚴思淼。」
四小時後。
岑言站在了南城墓園。
她看着墓碑上嚴思淼定格在歲的笑顏,呼吸發窒。
一個下午,她一個人處理了嚴思淼的身後事,從註銷戶口到入土為安。
這個被她資助,從大山走出來的女孩,就這麼埋葬在了這裡。
——因為自己。
「如果當初我沒有把你安排在陸宴羽手下,事情是不是就不會發展成今天這樣?」
岑言啞聲問着,可除了風,沒有答案。
她在這裡站了很久,等離開時,天已經黑了。
岑言拉開後車門剛要上車,手就被人拽住,緊接着,整個人被拉進了一個火熱的懷抱。
陸宴羽攥着她冰涼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