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遊戲生涯不可能是英雄史》[我的遊戲生涯不可能是英雄史] - 第5章 阿統,加點

「隊長,你信我啊!真的就是莫名其妙樓層震動,然後對門出來個帥哥,他把『鄰居』關起來了,還說要送我回家。」

「你以為你是和小景一樣的美女嗎?小景說帥哥連電梯都不帶等一下她的,你再看看你那鬍子拉碴的臉,看看你那黑青的眼袋,看看你那消瘦的身體,你咋不說『鄰居』對你一見鍾情,他把自己鎖起來然後放你自由呢?」

「隊長,你去試試和『鄰居』做鄰居,看還能不能繼續維持你的美貌啊!我每天睜眼都覺得這是最後一天,那個傻x『鄰居』,沒日沒夜地上門,我從貓眼裡看到他那諂媚又貪婪的笑容就打冷顫。」

「不收下他的禮物的話,他的敲門力道會越來越重,表情會越來越猙獰。收下了他就會不斷上門借東西,凌晨兩點了他還來我房間借浴室!這也就罷了,他還覬覦我的肉體,最後一天他說和我結合的時日到了!」

杜衡恨不得現在可以躺倒地上抱住隊長的小腿,「隊長,我一個黃花大閨男,我這幾天真的過得好不容易啊嗚嗚嗚。」

「咳咳……好了好了,不要在我面前表演了。」坐在辦公桌後的中年男人主動開了口,他的雙目精光內斂,左眉頭一道刀疤橫過眼角,這讓他顯得很是威嚴,但他的笑容和煦,又是一幅值得依賴的模樣。

杜衡身體健壯,有他旁邊的隊長兩隻那麼大,但他現在做作的流淚表情讓他顯得很是嬌小。

一米六的隊長,她的氣場則是有兩米八那麼高。

「所以局長,你看看我們老杜,這真的是出生入死啊,怎麼也得多撥點精神損失費。還有我們小景,年紀輕輕剛通過培訓,就被趕去面對詭異事件。」

局長從正在查閱的文件上抬起頭來,無奈地掃了他們一眼,「你們說說,哪次待遇沒有給你們撥夠。怎麼每次結束任務都要來我這表演一番。」

明昭——也就是隊長,突然嘆息了一聲,幾不可聞地開口,「我也不知哪一次就是最後一次,如果有哪次能逗樂您,那也算值得了吧。」

她復又打起精神,活力滿滿地說,「局長,聽說科學院又有新的研究成果了,我們自願為科學做第一撥試驗人員!」

這次局長是真的有點無奈了,他按了按眉心,「行行行,明天就給你們撥過去。快回去休息吧。」

明昭和杜衡一起大幅度彎腰給局長鞠躬,同時大聲道,「謝謝局長!」

然後他倆面帶微笑地同步起身,出門。

在辦公室門將要關上時,明昭聽到局長開口。

「注意安全,別給自己太多壓力了……」

明昭臉上的笑容慢慢淡了下去,杜衡還在傻樂。

「隊長,局長咋突然來這麼一句深沉的話。」

「隊長!怎麼突然揪我耳朵!痛痛痛——快放手,我錯了,隊長!雖然不知道我哪裡錯了,但是我真的錯了!」

走廊里來來往往的工作人員,經過時都會向這對打打鬧鬧的戰鬥人員投去微笑。

自從世界慢慢變得和以往不一樣起來,之所以還能暫時維持表面的平靜,大部分靠這些活躍在一線的戰鬥人員,他們就是用肉體在洪水中維護蟻巢的第一道堤壩。

變化來得太過突然,大家都是摸着石頭過河,一不小心,生命就會被流水沖刷而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