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體內有怪物》[我的體內有怪物] - 第7章 卑劣勾當

嘣!

一聲巨響回蕩在昏暗的小房間里,遍體鱗傷的周易掙扎着看向前方,目光中多有氣憤與惱火。

他的身前,正有兩名執法者!

秦南一中兩名少年武者出了岔子,這本不應該是武者執法局管轄的範圍,本該自由學校處理,上報處理結果即可。

但是,趙謙、李文虎兩人的身份不簡單,自然有人拿周易開刀。

「呸!你這個不是玩意兒的王八犢子,臭嘴巴倒是夠硬!老子就是喜歡嘴硬的點子,這要是不給來點厲害的,豈能讓趙家名聲蒙羞?」

趙秉公一身制服披在身上,光禿禿的腦袋上生着一個癩子,腦袋渾圓,滿肚肥腸、四肢粗短,樣貌粗獷,私底下更是被一干同僚戲稱趙家「鱷魚」,脾氣暴躁手段狠辣。

周易作為此次事件的嫌疑人,就是被他捉拿歸案,暗地裡大刑伺候。

在這昏暗的刑訊房內羈押三天,更是遭受了身體和心理的雙重打擊,幾乎就要讓周易徹底崩潰!

倘若之前對趙謙二人尚有一絲內疚與不安,那麼現在,他只恨自己弱小無力。這一種將生命交予他人,任人肆意拿捏,生如螻蟻一般的憤怒,令人窒息。

「還是儘早把他做掉,耽擱咱們自己的時間,這找誰訴苦去?執法局裡的考核就要到了,萬一評級不夠,這往後的薪水就要少拿三分之一!」

李戰冷冰冰的說道,他緊緊盯着還吊著一口氣的周易,似乎準備隨時出手。

這一片方寸之地黑暗沉寂,兩個其貌不揚的惡漢,三言兩語中就要將周易碾死,彷彿就像碾死地上一隻螞蟻,根本不懼聲張,也絲毫不在意他的死活。

「這是什麼世道?憑什麼隨意審判我?」

周易此刻被一根麻繩吊在空中,整個人被鮮血浸染着,聽聞兩人**裸的對話,心中不免升起一股股悲哀,踏入武道着實令他欣喜,卻也將他捲入了這樣一個黑暗的異類世界。

「哈?找死是吧?」

嘣!

趙秉公呲牙咧嘴,猛然一笑。

鼓起拳頭,就朝着少年肚子砸去,然而這一次再也沒有奇蹟出現,鮮血順着周易的嘴角不斷溢出,面色悄然煞白。

「為什麼?為什麼審判你?因為你弱小,你的拳頭不夠大!區區一個木屬性元氣的豬狗,這麼孱弱的屬性居然還敢叫囂。你不過是一個可憐蟲罷了,這輩子也只能是待宰的羊羔而已,早晚會被強者吞食。

唯一可惜的,就等級太低了些,否則倒是一道不錯的補藥!」

看着昏死過去的少年,趙秉公擦拭着拳頭上的血漬,眼神中滿是厭惡和抵觸,顯然也是有着潔癖,受不了弱者的沾染。

李戰不言不語,只是緊盯着周易,只要發現絲毫不對,就準備着手擊斃對方,畢竟這是執法者先斬後奏的特權,是特權!

「打了三天,還是沒有結果,真是晦氣極了。不過,抓了這小子,倒也不是沒有半點好處,他家湊了不少『甜頭』,也夠我們好好享用幾天,我可是聽說李家新開了不少藝術館,剛好去開開眼界,也算增長見識,了解人體奧妙,想來對我等武者大有裨益呀!」

趙秉公早就把周易晾在一邊,他的目的主要是拿下李戰,只要有他幫助,下個月的執法大隊競選,他就有七成把握競爭,涉及自己前程大事,哪裡還會在意一個無關緊要的小事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