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夢境連接靈域》[我的夢境連接靈域] - 第5章 離別(2)

個夢過後,已經基本上能夠做到處變不驚,不可能會腿軟。

她仔細回想着,自己早該意識到,姨媽並不是真的姨媽。

「是牛奶下了葯嗎?還是說三明治?」

西裝男看了一眼還在沉思中的黃佳綺,還以為她依舊在害怕,立即隆重地鞠了一躬,並說道:「我知道你現在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但是你不要擔心,你會沒事的,我們是『瞎子』,會每日巡邏保護你的安全,接下來我們會幫你修好窗戶,再清除掉你的記憶。」

但很不巧,黃佳綺什麼都明白,並沒有任何的問題想要問。

聽西裝男叭叭了一大堆,黃佳綺只是淡定地問了一句:「我姨媽呢?你們能找到她的對嗎?」

西裝男望向肌肉男和嘻哈少年,不知要不要實話實說。

肌肉男隨即說道:「大哥!不用說太多!就像我們之前那樣清除掉她的記憶,再給她姨媽找個煤氣中毒的理由就好了。」

「什麼意思?!」

黃佳綺聽到這呼吸聲突然變得急促起來,她如今終於明白為何新聞從未報道過鬼魂的事情,不只是因為鬼魂藏得好,還因為有他們這群人在善後。

西裝男轉過頭看着半空中一片空白,又馬上低下了頭,說道:「我很抱歉,你的姨媽已經……」

「不!你住嘴!」

嘻哈少年走上前來拉住她,怕她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西裝男會不小心擦槍走火把她殺掉。

黃佳綺慢慢冷靜下來,又問了一句:「為什麼要清掉我的記憶,不讓我知道真相?」

西裝男只是淡定地答道:「為了不讓社會陷入恐慌。」

隨後他用右手脫下左手的手套,又把左手伸到黃佳綺的面前。

黃佳綺全身上下都裹上了一層光亮,只覺得臉一陣刺痛,無法睜開雙眼,隨後就暈了過去。

只見西裝男又朝窗戶伸出手,窗戶居然奇蹟般地復原。

「好了,不早了,走吧。」

話音剛落,三個身影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緊閉的窗戶,讓寂靜的房間里甚至聽不見一點蟬鳴聲。

直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她的耳邊出現:「喂!你這也太能裝了吧?」

她這才睜開雙眼,從地上坐了起來。

原來就在剛剛黃佳綺即將被西裝男抹除記憶之時,她的耳邊傳來了林半仙的聲音:「放心,我在,他清除不了的。你只需要假裝暈倒就好。」

「我差點以為你真的被清除記憶了!」

林半仙坐在她的床上,翹起二郎腿。

「那是,不騙過你怎麼騙得了他們三個?」

但話音剛落,黃佳綺就又要重新倒下來。

好在林半仙直接一個「瞬間移動」抱住了她。

「你怎麼了?怎麼會這樣?」

她全身透着一陣寒冷,雙唇已經發白。

「應該是……中了那鬼魂的毒……」

黃佳綺有氣無力地說著,林半仙隨即伸出手放在她的額頭上。

她覺得有一股暖流通過她的額頭在緩緩流向她的全身,瞬間腦子清醒了過來,全身變暖的同時,臉也有了血色。

「現在知道這些鬼魂有多麼嚇人了吧?它們在夜晚時候的實體化是可以隨心而變的,也就是說它們可以變成任何一個你認識的人,以後你要多小心些。而且別忘了它們曾經也是人,像下毒這些事情可謂是信手拈來。」

黃佳綺點點頭,回頭看了看,那鬼魂如今已經變成灰燼消失得無影無蹤,房間乾淨得就像是一切都沒發生一樣。

「所以我現在不是在做夢了對吧?」

林半仙點點頭,答道:「我很抱歉,你姨媽的事情,是我不夠謹慎……」

黃佳綺格外冷靜,繼續說道:「不怪你……我是純陽之魂對吧?也就是說……」

「等等!你先聽我說……」

黃佳綺搖搖頭,答道:「可我的姨媽是因為我而死的不是嗎?如果我不是純陽之魂!就不會有鬼魂想要接近我!我的姨媽就不會被鬼魂殺死!既然事都是我惹出來的……按照你之前說的話,只要姨媽把我當作容器,她就可以重生對吧?」

「你會被抹除的,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我知道。」

林半仙看着這個可憐的人,居然不惜抹除自己也想讓姨媽重生,心裏覺得酸酸的,很不是滋味。也不知怎麼的,他居然張開雙手直接一把抱住了她。

「不是的,不是你的錯。」

黃佳綺覺得身上暖暖的,彷彿還聞到了她姨媽身上淡淡的薰衣草味。

「她並不怪你,她不可能願意讓你被抹除,你知道嗎?她現在還在這,和我一起在抱着你呢……」

林半仙溫柔的聲音彷彿是解開黃佳綺心門的鑰匙,這個來自深山的女孩,從小就告訴自己要堅強。她從未想過,有一天她居然會趴在一個只認識了一天的男孩子身上哭泣。

「我已經設好法陣了,放心吧,沒有人能聽見你的哭聲。」

聽到這話,黃佳綺哭的更加聲嘶力竭。她只不過是一個孩子,怎麼可能在面對這麼大變故的時候依舊能夠保持淡定?

哭聲回蕩在房間里,她似乎要把這一天內所經歷的所有都發泄出來。

漸漸地,哭聲停了,整個世界又重新安靜了下來。

黃佳綺躺在林半仙的懷裡睡著了。

他抱着黃佳綺站起身,又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慢慢地拉起被子,蓋在她身上。

看着黃佳綺讓人憐惜的臉,他又忍不住伸手,幫她撫平了凌亂的頭髮。

在確保黃佳綺得以休息片刻之後,林半仙又看着化作靈魂在半空中飄蕩的姨媽,心想她連夜晚都無法實體化,精神力想必很弱,怕再過不久就會被抹除。

「你先去靈域吧,你跟看門的說一聲,你是我林半仙的朋友,在門口那等一會,我會把她帶過去見你。」

姨媽點點頭,答道:「佳綺這孩子命苦,從小獨立慣了,不想在別人面前展示自己柔弱的一面,就連我也從來都沒見她哭過。」

「原來她叫佳綺啊,真是一個好聽的名字。」

「那就把她託付給你了,可以嗎?」

林半仙點點頭,朝姨媽揮了揮手。

接着他靠着床坐了下來,並緩緩閉上雙眼,將黃佳綺拉進自己的夢境里。

……

「這是哪?」

黃佳綺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卻沒有人應答。

她遠遠地又看見一個胖乎乎的女人站在一扇大門之前,心中一震,快步沖她跑去。

「姨媽!」

「誒!」

黃佳綺和姨媽緊緊地抱在一起,似乎永遠都不願意鬆開手。

「都怪我!姨媽!都是我的錯!」

「傻孩子,這哪裡是你的錯呢?」

他們兩人依偎在一起,彼此都不願意鬆開手。

但很快,那扇門開了,並從裏面走出來兩個拿着刀叉的人。

「姨媽要走了,你這個傻孩子,要好好照顧好自己哦。」

姨媽伸出厚重的手掌輕輕撫摸着她的頭,像是失去水分的樹枝,只是淺淺地摸着,生怕自己布滿老繭的手會弄疼她。

「不!姨媽你不要走!」

「佳綺,要好好照顧好自己啊。要多吃一點,姨媽會記得你的……」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