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夢境連接靈域》[我的夢境連接靈域] - 第2章 三樓

只見林半仙握住手中的木頭,又張開嘴咬住木頭上方,將它抽了出來!

黃佳綺愣在那,看着他從木頭中抽出一把刀來。

她在手機上見過,這種刀名為苗刀,刀刃修長,可攻可守。

但是這把刀又泛着微藍的冷艷,像是清冷的月色,讓人感受到一陣寒意。

「這東西還真是神器?!等等!如果他沒騙我的話,這東西是用來打鬼的,那這個怪物就是……」

她又將目光鎖在那怪物身上,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林半仙已經拉住她飛到那怪物面前。

一片落葉落在黃佳綺的身上,她覺得臉上濕潤潤的,回頭一看,原來那怪物已經被劈成兩半,正躺在地上噴着紫紅色的血。隨後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原來沾滿怪物的血。

林半仙能清晰地聽見黃佳綺的心跳聲,回過頭望向躺在地上逐漸消亡、最後化作灰燼的鬼魂,這才慢慢地鬆開了她的手。

「哈哈哈哈哈!我可是救你一命了喔!你你你要感謝我對不對!肯定很想謝謝我對不對?!」

林半仙自顧自地說話,但黃佳綺還沒有從剛才的恐慌之中緩過來。

「哦對了!還得先送你回去!」

話音剛落,林半仙打了一個響指。黃佳綺頓時覺得她的世界在天旋地轉,刺眼的氣流讓她不得不閉上雙眼。

待到那氣流消失,她才緩緩睜開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一席黑色的被子,她又四處看了看,沒有錯!她在一瞬之間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你究竟是誰?!你為什麼要幫我?!還有那個怪物就是鬼魂嗎?你究竟是不是瞎子?!那根木頭又是怎麼回事?!」

黃佳綺的問題一個接着一個,但是林半仙卻沒有回答,而是自顧自的接著說道:「你是不是很謝謝我?!不客氣!明天拿個西瓜去送給我就好了!哈哈哈哈哈!夏天嘛!肯定要吃西瓜!」

「這個傢伙!究竟是不是精神病……」

見林半仙不打算回答自己的疑惑,黃佳綺也不想在現在繼續追問,只好問道:「我都不知道你住在哪,叫什麼名字!你至少把地址報一下啊!」

「我叫林半仙,住在陽光精神病院的三樓!記住!是三樓!」

「三樓?哪間房啊?」

「整個三樓都是我的。好了好好睡一覺吧!但是不許忘了我的西瓜!」

話音剛落,只聽一個清脆的響指聲,林半仙就失去蹤跡。

「陽光精神病院……三樓……林半仙……」

她在心中默念着這三個詞,又伸出手摸了摸自己頭上的傷疤,此刻已經結痂,想來傷得並不深。

她又望了望四周,看見自己的玩偶正慵懶地躺在地上,這才安下心來。

雖然過程很不可思議,但她如今確實是回到了姨媽的家裡。

但儘管已經確保環境安全,她還是會覺得自己的床底下住着另一個鬼魂,越想越怕、越想越慌。

於是她將被子拉到枕頭上面,蓋住了臉,又把頭抬起來,把一小部分被子壓在頭下面,還用腳勾住被角,用力一踢,隨後壓在腳下。

就這樣,她把自己包在被子里,密不透風。

「眾所周知!鬼是不會攻擊被子里的人的!」

她信誓旦旦地對自己說著,全身上下彷彿因為這句話溫暖了起來,顫抖的雙手也安靜了下來。

當人懸在半空的心突然放下,總是會感到無邊的疲憊。

就像是學生時通過考試、工作時通過了面試一樣,欣喜過後就是無邊的睡意。

更何況她今晚走了足足有三個小時那麼久,身心俱疲。還未等上十秒,她就自然而然地進入了夢鄉。

隔日,星期六。

「叮鈴鈴!叮鈴鈴!」

鬧鐘響起,黃佳綺眼睛依舊緊閉,但卻伸出手在床頭摸索着,直到找到她熟悉的「方塊」,並按下按鍵。

「等等!不對!上學要遲到了!!!」

想到這,黃佳綺突然從睡夢中驚醒,直接把被子掀到地上,又舉起一旁柜子上放着的日曆,定睛看了看。

「原來是星期六啊……」

話音剛落,她又卸了所有的力,重新躺回床上。

「對了……西瓜。」

她回想起昨晚那段奇妙之旅,慢悠悠地伸了個腰,發出「嗚嗚嚶嚶」的聲響。隨後把雙腳放在地上,像是裝了自動導航系統,即使不用眼睛也能很快找到拖鞋。

她來到鏡子面前,伸出手撫摸着自己頭上的傷疤,更加堅定昨晚的事並不是夢。

「阿西吧!要是是夢的話該有多好!」

她無奈地嘆氣,又去柜子里找了一套換洗衣服,走出門就看到自己的姨媽正在準備早餐。

她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從後面抱住她。

姨媽是一個胖乎乎的女人,臉上總是掛着笑意。

「哎呀我的姑奶奶,怎麼星期六都不再多睡會?」

黃佳綺只是笑着沒有應答,但很快她就意識到哪裡不對勁:「如果按照昨晚姨媽的視角來看的話,姨媽根本就沒有看到我回家啊?!」

「姨媽,我昨晚什麼時候回的家啊?」

「啊?怎麼了?學習壓力太大了學傻了嗎?」

「沒有沒有,我只是睡得有點迷迷。」

「就和平常一樣啊,七點多快八點……如果說有什麼不一樣的話,就是……」

「就是怎麼了?!!」

「你昨晚沒洗澡就去睡了,還說你很累。」

黃佳綺一臉震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莫非昨晚的一切都是夢不成?!」

但很快她就又想到自己額頭上的傷疤:「不!絕不可能是夢!難道是林半仙搞的鬼?!」

「好了我的臭蛋,你快去先洗個澡,身上什麼味道啊,跟掉臭水溝里一樣。」

……

黃佳綺打算去陽光精神病院找林半仙,併當面問個清楚。

「可惡!按照平時!我現在應該在房間里做題!而不是在菜市場和大媽討價還價!」

她看着面前一個一個西瓜,抱怨着。

她並沒有錢,和那些「小鎮做題家」一樣,她來自於一個貧苦的家庭。村子也小,每年別說本科了,就連大專生都出不了幾個。

所以西瓜對他來說其實是很奢侈的東西,但為了能知道真相,她還是咬咬牙買了下來。

「好吧老闆!就這個了!給我切成一袋,不要淋梅汁!」

……

她走出菜市場後,拿出手機,導航去陽光精神病院的路,還好不算遠,不然她又得走上幾個小時。

不久她終於到了目的地。

她剛抬起頭就看見鎏金的六個大字:「陽光精神病院」。

她又伸出手推開門,可剛踏進一步,她就被嚇了一跳——一個穿着綠色衣服的男子正蹲在門後面,頭髮上還抹着泥土,中間插着一直不知名的野花。

「我是盆栽!我是盆栽!」

黃佳綺這才回過神來,原來又是一個妄想症患者。

她遠遠見到一個電梯,慢悠悠地走過去,又在半路上看見精神病院每日安排:

七點二十,起床刷牙吃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