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冤種師兄》[我的大冤種師兄] - 第1章 三日之期

玄道宗,小瓊峰!

雲霧疊嶂的山道上,一個十來歲的少女向著峰頂飛快的奔馳。

少女小小的身子套着一襲打着補丁的道衣。

動作慌張,滿臉焦急。

紅紅的臉蛋和那萌萌的身高,看起來就不太聰明的樣子。

果然,一不小心踩住道衣,摔了個趔趄。

田朵帶着哭腔從地上爬起,向著峰頂大喊道:

「大師兄,師父又被抓走了。」

青澀的嗓音響徹天際。

小瓊峰頂,一間簡陋的茅草屋內。

正在修鍊的張樂猛然睜開眼睛,臉上露出極其複雜的表情。

「才清凈三天,你個白眼狼,就不能消停點嗎?」

八年前張樂穿越到「小窮峰」同名大弟子身上,還覺醒了系統。

系統十分簡單粗暴,收集鄙視、嫌棄等情緒進行抽獎。

本以為要走上開掛的人生,沒想到卻是他噩夢的開始。

這小瓊峰不僅一窮二白,師父李玄更是整日遊手好閒、惹是生非。

整整八年,張樂為師父擦屁股、到處裝孫子、賠好臉……

除了厚臉皮、賄賂人心,剩餘啥都沒學會。

辛辛苦苦積累鄙視值,抽獎得來大多獎勵也都得拿來填補師傅桶下的簍子,像個無底洞!

張樂深呼一口氣,一個閃身便出現在崎嶇的山道上。

「小師妹,那白眼狼又被誰抓走了?」

田朵歪着個腦袋,看着他那副青紅不定的臉色有些打鼓。

支支吾吾的不敢回答。

張樂意識到自己的表情可能嚇到了小師妹。

努力收斂神情,勉強露出一絲和顏悅色,再次問道。

「小師妹,師父他老人家怎麼了?」

小田朵鬆了口氣,有些怯弱的開口。

「師父他…他喝醉了跑進了玉女池,現在……」

田朵時刻關注張樂的臉色,小心翼翼的繼續說道:

「現在正被玉女峰峰主綁在山門外的柱子上曬着呢……」

「大師兄,你快去救救師父吧!」田朵搖着張樂的胳膊哭道。

張樂深呼一口氣,擠出一個極其難看的笑容。

「小師妹,你先回去,我這就去看看!」

田朵看着張樂消失的背影,臉上露出一道竊喜。

「嘻嘻,我去摘幾個靈果,大師兄不會生氣吧!」

說完抬頭望了望峰頂那株紅彤彤的靈樹,抹了抹嘴角的口水,一瘸一拐的向著峰頂挪去。

……

「玉女池乃是玉女峰弟子和長老們沐浴的地方!老東西你可真會找地方,癩蛤蟆睡青蛙,長得丑,玩的花。」

張樂氣不打一處來,加快了御劍飛行的速度。

緩緩降落在玉女峰山門下。

一抬頭就看見了綁在石柱上滿臉通紅、打着酒嗝的李玄。

蓬頭垢面,一身打滿補丁的青色道袍。

身前隨意丟着一個酒葫蘆和一根拐杖,旁邊還有一個柔弱的女弟子低聲啜泣。

看到這一幕,張樂大腦一震,心裏暗叫不妙。

坐在旁邊的是正主嗎?!

如果真的上手侮辱人了,那捅的簍子可就太大了!

想到這,張樂轉身就走。

李玄眼睛多尖啊,一眼就認出了人群中要棄他不顧的張樂。

「徒兒…我的好徒兒,為師在這,快來救救為師。」

一邊哭着,一邊朝着張樂的方向拚命的擠眉弄眼,提示眾人張樂的位置,生怕好徒兒就這麼跑掉了。

躡手躡腳的張樂瞬間就成為了焦點。

吃瓜群眾十分默契的讓開位置,張樂避無可避。

滿臉憤怒的玉女峰弟子們駕着他來到李玄跟前。

「姐姐,各位姐姐,我不認識他,你們駕錯人了,我只是個吃瓜群眾。」

李玄聽到張樂的狡辯,連忙潑起了髒水。

「你們放了我徒兒吧!酒不是他偷的,衣服也不是他拿的。他只是在旁邊看看!這事情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一點都沒!」

說完45°斜視天空,落寞的嘆了嘆口氣。

此話一出,玉女峰弟子們的眼神立刻不善起來,旁邊的吃瓜群眾也是對着他們師徒倆指指點點。

張樂驚了。

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這廝為了留住我竟然開始潑髒水!

一時間,張樂有些分不清柱子上綁着的是人是狗。

突然,吃瓜群眾之中有一個女子指着張樂喊道。

「姐妹們,這人就是小瓊峰張樂,也是個登徒子,一年前曾在仙女湖偷看女弟子洗澡。」

「不僅如此,順走女弟子的褻衣,往仙女湖噓噓,水薈田園偷雞摸狗,簡直是無惡不作,種種罪行,罄竹難書。」

「今日他師父又侮辱了素娥師妹,這小瓊峰還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蠅營狗苟,蛇鼠一窩。」

這些風言風語張樂早有耳聞,一直很好奇是怎麼來的,今天終於真相了……

自己辛辛苦苦幫白眼狼擦屁股,料理後事,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