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大佬闖輪迴》[我帶大佬闖輪迴] - 第2章 金手指(2)

份不平等的契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快點幫他也算拔掉我心中的一根刺。」李寧真暗暗想道。

「好。」聲音一落,周圍也同時從停滯的時間中解脫出來。

「我的金手指終於來了。」

巷子內。

「你就先別那麼招搖了,把附近的怪物吸引過來怎麼辦?」李雲霄衝著李寧真喊了一聲,後者板著臉點了點頭,將座下的蓮台化為巴掌大小收進儲物囊中。

李雲霄點了點頭,又說道:「你能不能換身衣服?」見李寧真臉色不善,他接着補充了一句:「嗯…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懷疑。」

「好說。」李寧真輕輕一揮手,一陣目眩神迷中,她彷彿變成另一個人——一身幹練的紅色勁裝,長發梳起馬尾,眼神凌厲,身材凹凸有致,腰下被緊身短褲勒出兩座山巒,修長筆直的雙腿更是顯露無遺,胸前一對渾圓的高聳在厚實的衣服下也是呼之欲出,讓李雲霄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而且她還將手放於胸前,這讓李雲霄更加的心癢難耐。

「你看夠了沒有?「見李雲霄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李寧真冷冷的看着他問道。

「沒有啊!「李雲霄毫不客氣的回答道。

李寧真哼道:「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簽訂契約也不安好心。「混沌契約中有一項要求被召喚者在合理的範圍內聽從召喚者的要求,再加上不能傷害對方,李寧真也是氣得無可奈何。

「呃…我只是在欣賞你身後的風景而已。而且你也不用太過擔心,咱們只需要同行一段時間,我出去後很快就會把你忘記的。「李雲霄尷尬的說道,他實在是不願意承認李寧真有什麼魅力,但他確實是被李寧真吸引住了目光。

李寧真冷笑一聲,道:「別狡辯了。嗯……你的朋友好像要醒過來了,趕快乾完正事,我可不想就在這種污穢的地方。」

……

漢克靜靜地等待着死神的降臨,無論是心情還是表現,都異常緊張。他緊繃著自己的肌肉,做好了一切準備,就算是死亡真正降臨時候的驚恐也沒有此刻強烈,因為死亡並不僅僅是死亡,它的存在就是一種折磨。

當他聽到「噗嗤」一聲的時候,他知道下一個就該輪到他了,他的腦海中不禁回想起他的一生,病毒的擴散,人類的變異,同胞互相殘殺,城市爆炸不斷,沒有一點的美好的畫面,一陣暈眩中,他感覺自己來到了天堂。

「你醒了,咱們該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出現怪物。」李雲霄拍了拍漢克的肩膀。

「怪物,我不是到了天堂嗎?」他的腦袋還不太清醒,晃了一下,才發現李雲霄正蹲在他的面前,周圍的景象還是那麼熟悉。

「是的,而且你的兩位隊長應該都犧牲了,現在能告訴我你們到底在執行什麼任務了吧?」李雲霄見漢克還不太清醒,就想趁機多套一點情報。

「機密任務,無可奉告。」漢克抓着李雲霄的手站了起來,瞬間就回了這麼一句。

「那你總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吧,咱們兩個也算生死之交了。奧,對了,這是我的朋友,李寧真,我們剛回合。」李雲霄見漢克不願透漏機密,也不多說,順勢就介紹起李寧真來。

「李雲霄,你沒死?」漢克剛站起身,猛地掙脫李雲霄的手,大聲喊道。

李雲霄衝過去按住他的嘴,小聲說反:「別一驚一乍的,萬一把周圍的怪物引來怎麼辦?」李雲霄用很快的語速把剛才發生的事換了一個版本說了一遍。

「所以說,那聲音是幻覺嗎?」漢克慢慢接受了這個設定,「對了,我叫漢克。」他卻是將剛才李雲霄的話聽了進去。

「所以說,我們還是要去安全屋,畢竟也不敢肯定那個怪物還能不能回來。」李雲霄連唬帶騙地把漢克帶向他的思路,漢克怎麼說也能和軍隊扯上一點關係,更別說那個能預示未來的先知,安全屋是目前最合適的目標。

「好,安全屋距離這裡不到abc 米,我們行動快一點,那怪物應該追不上來。」漢克掏出一塊手錶樣式的物品看了一眼,點頭同意。

李雲霄探出頭朝遠方望了望,巷子外只有一點火星不時竄出,閃爍着一點光芒。「你還能聯繫到你的其他隊友嗎?」李雲霄騙漢克說那隻怪物自己退走了,沒暴露李寧真的真實實力,這個謊你最好一直圓下去,萬一路上再碰到一隻那樣的怪物,沒有槍的他們很難應付。

「沒辦法,我們有特殊的頻率,只有到了安全屋才有總的聯絡點。」漢克也很無奈,一個原本他們認為很簡單的任務卻差點讓整個隊伍折進去。

李雲霄瞅了一眼一臉不耐煩地李寧真,說道:「那好,趁現在比較安靜,我們就摸過去吧。」

三個人在漢克的帶領下慢慢朝着安全屋的方向前進,李雲霄的目光則是四處打量,在觀察這附近是否還有其餘的危險。

漢克的表情有些緊張,在前進時還不時扭頭看向四周,似乎怕有什麼危險突然竄起來襲擊自己。李雲霄發現,漢克的身體綳的極緊,一點也不放鬆。

李雲霄心中微微一嘆,他知道,在漢克心中,此刻最害怕的恐怕就是那些從地下鑽出來的觸手了。雖然漢克之前已經見識到了這種東西的可怕,但他依然還是有些擔憂。這並不是漢克膽子小,而是因為這種事情發生在現實中,任誰也難以做到淡然。

漢克走在最前面,李雲霄三人跟在他後面。由於漢克的身材高挑壯碩,再加上他穿着一雙黑色皮靴,所以走路顯得異常沉穩,速度飛快。

很快,李雲霄他們穿過街區,來到了一片空曠地帶,漢克停下腳步後,伸出一隻手指着遠處,說道:「就是這裡了,你們就在這裡先等一會。「

李雲霄點了點頭,目光落在那邊,果然,在那裡有一座建築物。他抬頭望了一下,這棟建築物的頂端竟然被厚厚的灰塵覆蓋著,這顯然就像是被人遺忘了許久一般。李雲霄皺眉問道:「你確定是這裡?「

漢克連忙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是這裡。「

不知道為什麼,李雲霄有一種很危險的感覺,就算李寧真就在他身邊,那種陰寒也沒法驅散。李雲霄沉吟了一下,說道:「漢克,你去把門打開,如果有什麼危險的話,你可以提前跑,不必等着我們。「

漢克聞言,猶豫了一下,說道:「我覺得這樣不妥吧,萬一有危險怎麼辦呢?「

「不必擔心,我會保護好我自己的。「李雲霄擺了擺手,說道:「快點去,如果有什麼情況的話,你立即跑,我也會追過去的,千萬別回頭!「

漢克猶豫了一下,見李雲霄神色堅決,便點頭應了一聲,轉身走向了那棟建築物。

李寧真奇怪地看了李雲霄一眼,開口道:「我不懂你在怕什麼?」語氣自信。

「怕什麼?呵呵,你不懂,我只是在怕一些未知的危險罷了。「李雲霄輕笑了一聲,看向李寧真,道:「這種事你不需要懂,你只要負責跟着我就行了。「

李寧真撇了撇嘴,哼道:「以我紫微境的神識,我並沒有發現周圍有什麼怪物。」她的神態彷彿在說你一個沒修鍊過的人的感覺,怎麼能和我這個天才的神識相提並論。

李雲霄聳了聳肩,道:「既然你這麼厲害,那咱們兩個打一個賭如何?就賭裏面有沒有危險。「

李寧真冷笑了一聲,譏諷道:「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李雲霄也不惱,笑道:「如果你不敢的話,那就證明你這個月神殿的天之驕女也不過如此。」

李寧真被李雲霄說的有些惱羞成怒了,道:「我怎麼會輸呢!好,咱倆賭了。「她說著一揚手,一枚普通人看不見的紫色符文浮現在她掌心中,然後緩緩飛向了那棟灰濛濛的建築物。

「嗡「的一聲,隨着符文的靠近,那棟建築物一點反應也沒有,符文緩緩地消散在了空氣中。李寧真微揚嘴角,她的神識探測出去,並未發現有什麼異常。她收斂住了自己的笑容,淡淡地說道:「我贏了。」

在他們說話時,漢克已經到了建築的門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