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大佬闖輪迴》[我帶大佬闖輪迴] - 第2章 金手指

眾人說好聽點是且戰且退,說難聽點就是狼狽逃竄。

一根根觸手爭先恐後地從地下,大樓,還有天空中鑽出,向著他們的方向衝擊而去。

「快跑啊!「

「快跑!到安全屋就安全了。「

一個跑的比較慢的隊員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身體被數根奇形怪狀的觸手穿透,身體瞬間就被吸成乾屍狀。

「啊……「

隊員發出凄慘的叫聲。

隊員的慘叫聲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兄弟,快救救我。「它伸出枯枝狀的手抓在了另一個隊員的肩頭,用力一拽。

「啊……「那隊員也被觸手拖走。

「救命啊!快救救我!「那人被一個從地面突然冒出的巨大黑影抓住,黑影把他整個身子都吞沒。

「不……救……救命啊!「

「啊……救命……「誰也不知道他死前經歷了什麼,只能聽到一陣陣聲嘶力竭的喊叫聲。

他的求救聲被巨大的黑影淹沒,黑影鑽回地面之後,只剩下了滿目瘡痍的廢墟。

很快,這一整支全副武裝的隊伍只剩下不知生死的兩位隊長和最後一名隊員了。

「放我下來。」李雲霄不容置疑的聲音響在「消聲器」耳邊。

「開什麼玩笑?我們小隊為了保護你…已經…」他說話時帶着哽咽,但速度依舊不慢。

「消聲器」一隻手扶着李雲霄的身體,另一隻手端着槍向後掃射,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旦停止攻擊,那些「觸手「肯定會瘋狂的撲過來。

「砰!砰!砰!咔!」槍械卡殼的聲音回蕩在空曠的街道上,那是子彈打完的警報。

「快!「「消聲器「的手掌猛地拍了幾下「消音器「,槍械的聲音再次恢復如初。

子彈總有打完的時候,不一會,特製的槍械就沒有了發泄的動力,徹底熄火。

一根根觸手繞過最後的阻礙,向著不再設防的兩人襲來。

「去那邊。」李雲霄見「消聲器」愣在了那裡,便抬起還能動的左腳狠狠地踢了他一下。

人在生死存亡的關頭,總會爆發出無窮的潛力。「消聲器「感受到疼痛後立即反應了過來,將手中的槍丟向觸手,向左側一滾,躲開「觸手「們的攻擊,同時將李雲霄抱起,衝著李雲霄手指着的小巷而去。

丟出去的槍在半空中就發生了巨大的爆炸,逼得觸手一滯,為兩人贏得生存的時間。

「呼……呼……「「消聲器「劇烈的喘息,額頭冷汗直流,剛才的危險情況讓他心驚膽顫,幸虧自己在情急之中聽了李雲霄的話,才勉強保住一條小命,否則的話,他現在早就成為了一具屍體。

「行了,就在這吧。「李雲霄拍了拍「消聲器」的肩膀。

「在這等死嗎?」「消聲器」的聲音充滿了苦澀,他們剛離開危險喘口氣,很快又陷入另一種危險中,這條巷子是死胡同,他們身後幾米遠就是一堵厚實的牆。

「不會。「李雲霄嘴角浮現出一抹邪魅的笑意,「我要活着回去。「

李雲霄抬起雙手,雙臂張開,雙腳盤坐在地上,手臂在空中划過一個弧線軌跡,然後雙手交叉在胸前,閉上眼睛。

「也好,閉上眼睛就看不到自己死之前是什麼模樣了。」「消聲器」喃喃自語,也學着李雲霄閉上了眼睛。

李雲霄眼睜睜看着一根根觸手在他眼前纏繞在一起,疾如閃電般朝着他的頭顱刺去,這些觸角上帶着腐蝕性的劇毒,一旦碰觸到他身體就會立刻腐爛,而且速度極快,幾乎眨眼間就會刺中他,但此時他卻連躲避的動作都懶得做了,任由這些觸手刺向自己的腦袋。

「召喚。」李雲霄在觸手碰到他的額頭前,說了這麼兩個字。

「噗嗤~~~「

一聲輕響之後,那觸手就穿透了李雲霄的額頭,直接從腦袋後面穿了出來,從後腦勺處冒了出來,鮮血飛濺而出,染紅了一片空白。

李雲霄雙眸無神,身體僵硬,像一尊雕塑一樣立着,他的身體被硬生生地抬了起來。

那些被穿過額頭的觸手,依舊停留在李雲霄頭上,並沒有離去。

「叮鈴鈴~~~「

這時,一陣悠揚悅耳的琴音響起,彷彿一道清泉流淌在眾人心田,讓人心曠神怡,渾身上下每一顆細胞都充滿活性,好似被喚醒了似的。

琴音一落,那穿透李雲霄的一根根觸手便化作一灘膿水,全部融化。

隨着這一曲琴音,李雲霄的雙目恢復了光澤,整個人也變得恢復了生氣,他額頭上的洞慢慢蠕動消失。

「叮鈴鈴~~~「

又一段悠揚悅耳的琴聲響徹在整個巷子內,這次是從巷口處傳來的,李雲霄將視線投向那裡,只見遠方虛空之上懸浮着一座金色蓮台,蓮台上坐着一名絕代佳人,她穿着一身潔白長裙,手扶七彩寶琴,臉蛋清麗秀美,一顰一笑皆是風華無限,宛若天外仙子降臨塵世間,給人一種無法形容的誘惑。

「叮鈴鈴~~~「

李雲霄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他知道,自己賭對了。

……

就半個小時前,李雲霄剛要離開大樓時,他的腦海中突然傳出一道聲音:「主人,時間緊迫,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您一定要牢牢記住。」

聲音一現,李雲霄差點叫出聲來,還好他及時咬了一下舌頭,然後惡狠狠地在腦海里說道:「你怎麼才來?」

只聽那聲音無奈地說道:「主人,這次不知道出現了什麼問題,我現在才找到輪迴的漏洞,應該還趕得上,我已經把這次的東西傳送過去了,到時候您說出召喚兩個字就行了。」他語速極快地說完,然後就沒了迴音。

「又是說了一半,所以說東西是什麼啊?」李雲霄真的是十分鬱悶。

巷子內,李雲霄雙手背後,努力消化着這次召喚來的「東西」的信息,那一股股如同浪潮般的信息衝擊着他的腦海,讓他頭痛欲裂。在李雲霄身後,「消聲器」一動不動地靜止在那裡。

……

「咦?你怎麼還沒死?「

絕色佳人發現李雲霄沒有受傷,頓時叫了起來,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

她的第一道琴音是湮滅那些觸手的凈化之音,第二道是讓周圍時空停滯的靜止之音,最後才是在李雲霄周身護持的明王之音。

此時李雲霄的身上閃耀着一層淡金色的光罩,緊貼着皮膚。

這絕色佳人的聲音甜美悅耳,猶如銀鈴一樣,十分好聽,李雲霄聞言抬起頭來,看向那絕色佳人,嘴角微微勾起,淡淡道:「李姑娘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契約上可是明明白白地寫着替死一次,怎麼現在反倒是問起我的死活了?「

李寧真一愣,旋即臉色變得陰沉起來,冷哼道:「契約上可沒寫我要在乎你的生死。「

「你不承認也沒關係,只要沒有我的同意,你也回不去了。」李雲霄盯着李寧真,臉上掛着玩味的笑意。

「你什麼意思?」李寧真閃身向前,手中的寶琴猛地豎起。

李雲霄搖了搖剛剛消化完那些信息還略帶昏沉的頭,右手食指朝李寧真搖了搖,說道:「別著急,聽我說完。你既然簽訂了混沌契約,就要保護召喚者,而我,你的召喚者李雲霄,在這次輪迴任務完成前都身處極大的危險之中,在輪迴結束前,由於契約的效力,你是不能提前回去的。」

混沌契約,是一種只有混沌之主才能製作的契約,簽訂契約的雙方必須遵守契約上的守則,否則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場。

李雲霄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叫他主人的人能搞到一份這樣的契約,但對於身處輪迴中的李雲霄而言,這無疑是一份保障他通關的證明。

「但是,你好像不是和我簽訂契約的人,雖然你們長得有點像。「李寧真聽完,認真思考了一下,然後慢慢放下手中的琴。

「但是,我是你契約的召喚者,其他的又有什麼關係呢?」李雲霄回了一句。

「本來就是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