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大佬闖輪迴》[我帶大佬闖輪迴] - 第1章 誤入輪迴(2)

到是幾個原住民,還帶着槍,不知道是不是那些軍隊的人?」身上捆着的尼龍繩十分結實,以李雲霄那平常人的身體素質,怎麼也掙不開。

「先知還沒來,你們在這裡把他看住了,我出去看看情況。」不一會,一個看起來像領頭的人站了起來,他謹慎地握住手中的步槍,慢慢離開了李雲霄的視線。

「是,隊長。」其他幾個人小聲回應道。

隊長剛邁出大門,李雲霄突然一臉恍然般說道:「先知?先知我熟啊!不就那個誰嗎?都是自家人,先放開我,我和你們好好敘敘舊。」

能提前知道自己的名字,還讓「隊長」,地位比較高,身邊的這幾個小嘍啰肯定不認識,李雲霄想賭一把。

身邊的幾個人在他們隊長說要離開後,就已經鬆懈下來,一個個依靠在牆上,不再緊盯着李雲霄。

「你說你認識先知?」其中一個離李雲霄比較近的看守把臉轉了過來,一臉不相信。

「對啊,之前因為線粒體那檔子事和他有點交情。」李雲霄一臉坦然地胡說著,一副老子和你頂頭上司都怕的人打過交道,別不知好歹的神情。

「先知說的果然沒錯,看樣子病毒很快就要被解決了。」那人轉過頭去,不再搭理李雲霄。

李雲霄也不沮喪,正準備再說時,忽然一陣巨響從遠方傳來,牆壁簌簌地往下面落着灰塵。

「咣當,咣當。」重物下墜的聲音由遠及近,震地李雲霄耳朵生疼。

「怎麼回事?隊長還沒回來。該死,對講機沒信號。扳機,你出去看看。」一個人衝出房門,另外幾個人做出警備姿態,將李雲霄團團圍住。

「不好了,那頭怪物就在外面外面。」那個叫「扳機」的隊員剛衝出去又轉身跑了回來。

「保持冷靜,你知道聲音能把他引過來,就給我安靜點。」副隊長把聲音壓的很低,生怕有什麼動靜把外面的怪物吸引過來?

「扳機」的手指着外面,露出震撼的表情。

黑暗的天空中不時閃過一道道流光,在夜晚看上去異常耀眼。突然間,一聲凄慘的怪叫聲從一棟高樓的頂端傳來。這棟高樓的樓頂已經被炸出一個巨坑,而此刻正躺着一個巨大的怪物。那頭怪物渾身長滿了粗壯的觸手,一根根互相纏繞在一起,但此刻已經斷了一半,流出墨綠色的血,污染了整棟大樓。

這是李雲霄透過「扳機」的身側看到的景象。李雲霄看見了,說明其他人都看見了。每個人都露出了和「扳機」一樣的表情,臉上充滿着驚訝和震撼。

「怎麼樣?這種情況下,你們不會還認為你們的隊長還活着吧?「看到這群人的反應之後,李雲霄笑了起來,臉上露出了一抹戲謔。他知道外面那頭幾十米高的怪物一般是林清雪他們幹掉的,它不僅放下心來,還順便動搖他們了的軍心。

「你放屁。」還是那名副隊長先反應過來,一腳把李雲霄踹起來,解開他捆在腳上的繩子,對身邊的隊員說道,「情況有變,我們先轉移陣地,保護這個小子是首要任務。扳機,你留下記號,告訴隊長我們去下一個安全屋。」

說完,他就一手用槍指着李雲霄的頭,一手扳住他的右手,和其他幾名隊員一起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門。

「我的天,這是什麼?」其中一名隊員忍不住叫出聲來。

也不能怪這個隊員的基礎素質差,畢竟這隻秘密隊伍中的每一個人此時都忍不住抬起頭,看向天空中的奇詭景色。

「好像是……劍。「一名年齡稍長的隊員咽了口唾沫道,他的聲音中帶有一絲不確定。

「你在說笑話吧?「其中一名隊員不信的反駁着,他認為這根本就是胡扯,怎麼可能會出現一把這麼大的劍。

原本躺着巨大怪物的大樓缺口上,此時只有一道通天徹地的白色光柱,裏面有着一道藍色的劍狀光影。

「我沒有在說笑話。「那名隊員認真地道:「我剛剛觀察了一下,這裡有三個光源,其中一個是月亮,還有就是保護傘的巨型探照燈,剩餘的一個就是這把劍了。「

聽到他的解釋,所有人都愣住了。

「難道這把劍是真的嗎?「

「不知道。「年紀稍微長一些的隊員搖頭道:「不過,萬一是劍狀全息投影,那也不無可能啊。「

「這個應該是真實的吧?「另一名隊員猶豫的說道,畢竟他沒有親眼見證過劍形光影的存在,所以他無法肯定這把劍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他又不敢肯定,因為他不太確定這是不是真的劍形投影。

「我覺得,應該是。「「扳機」遲疑的道:「因為我剛剛看了一下那個怪物,發現它的身後有一道巨大的長條狀傷口。「

聽到「扳機」這麼一說,所有人都沉默了。

李雲霄出現過的一切都透露着詭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縈繞在小隊的心頭。

「真是的,那女人在搞什麼?」李雲霄自然能看出那就是太陰玉衡劍,但是這件事情他並不打算公開。

正在他們猶豫不前之時,一陣碎石的聳動吸引了李雲霄的目光。

「啊……」灰塵隆起,一個人形身影發出發出凄厲的吼叫聲。

「是喪屍,一會聽我口令。」副隊長反應神速,端起手中的槍。

「終於刷出小怪了,這才符合新人劇本嗎。」李雲霄看到喪屍的一瞬間心裏反而一陣欣慰。

喪屍,就是很平常的恐怖片水平,比普通人快不了多少的移動速度,極限的咬合力和不爆頭不休的頑強生命力。但這一切威脅在現代火力的傾瀉下蕩然無存,短促的幾聲槍響後,那喪屍的頭就如熟透的西瓜般爆成幾瓣,然後身體就搖搖晃晃的跌倒在地。

「扳機,你過去檢查一下,順便補幾槍。」副隊長吩咐着。

一切都很順利,在「扳機」的頭被穿透之前。

李雲霄的嘴角抽動了一下,一道紅白相間的液體流到了他的眼睛上。

「這……「他的瞳孔猛地縮緊,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你沒事吧。「「扳機「或者說他的屍體扭過那已經被穿出一個大洞的頭,「關心」地問道,同時舉起手中的槍。

「我……我去你妹的。」李雲霄嚇得一腳踢到了身前的「扳機」的身上。

「轟。「「咔嚓。「

李雲霄感覺到一股巨力從「扳機「的胸膛傳來,隨後就感覺到自己的腳下傳來一陣悶響聲,他感覺自己彷彿被一輛重型卡車撞擊在腳底。

「砰。「李雲霄直接被撞飛了出去,摔落在地上,滑出十幾米遠,半天爬不起來。

「李雲霄!「副隊長怒吼一聲,然後舉槍猛掃。

「副隊長,你打我幹什麼,我是自己人啊。」「扳機」聲音急切,好像真是那麼一回事,但如果看到他邊說話邊從嘴裏噴出黑紅色的血,就有些恐怖了。

「噹噹噹噹。」子彈彷彿撞到鐵板一般一個個都彈到了地上。

「副隊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隊員們都是滿臉愁容的問道,畢竟連槍都如果不能殺死它,那他們將陷入極度危險之中。

「按照原計劃,帶着李雲霄撤回安全屋,我來斷後。」說完,他就毅然地將背後留給隊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