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愛你,低入塵埃》[我曾愛你,低入塵埃] - 9.我曾愛你如生命

  「啪。」陸勵成來到床旁毫無徵兆的給了林逸一巴掌,徹底粉碎了林逸所有對美好的回憶。

  林逸捂着臉,眼睛裏含着淚,直直的盯着陸勵成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此時陸勵成卻完全不敢正視林逸的眼睛,好像是害怕又好像是心虛,說不上來那種感覺。

  「林琪做了二十多個小時的飛機,剛剛一到家,忙着下廚做你愛吃的菜,說是要親手做菜給你,凌晨三四點聽說你生病住院,二話沒說便打車過來看望你,你怎麼就不知道感激呢?

  你不感激也沒什麼,藉機報復就是太惡毒,林逸在你的心裏只有仇恨嗎?林琪怎麼會有這麼惡毒的姐姐。」

  面對陸勵成的指責,加上身體的極度不舒服,林逸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好了好了,我也沒事,算了吧,別說了,誰讓姐姐還是恨我呢。」林琪也委屈的掉下眼淚。

  「哎呀,我說這人怎麼這樣啊?把別人的好心當成驢肝肺。」

  「可不是嗎?都是姐妹,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還這樣過去呀。」

  「就是就是,姑娘,不是我們倚老賣老啊,這就是你的不對,趕緊跟妹妹道個歉,我看你妹妹也是個善良的姑娘,她都不跟你計較,你心裏有什麼過去的坎呀。」

  一時之間病房裡都議論開了,她林逸便是那個不知好歹的惡姐姐,原本是電視劇里的情節,如今原模原樣的發生在了自己身上,林逸一時間哭笑不得。

  「護工已經找好了,時間也快到八點了,琪琪我們先走吧,你已經一天兩夜沒合眼了。」陸勵成扶着林琪走出了病房。

  林琪挽着陸勵成的胳膊,一瘸一拐的走着,心裏暗笑道,林逸你以為你生病就能得到勵成的同情?你的算盤打錯了。

  林逸躺在床上,目光獃滯的看着潔白的天花板,聽到消息的蕭劍趕過來的時候,林逸臉上的眼淚已經幹了,只留下兩道深深的淚痕。

  蕭劍心疼的看着這樣的林逸,「離了吧,現在就把協議簽了吧,我帶你走,不管你是繼續治療還是極力想生下寶寶,我都幫你,但是我真的不想再看見你現在這個樣子。」

  「我現在是什麼樣子?」林逸面無表情的說道。

  蕭劍感受到病房裡奇異的目光,拉上帘子,繼續說道:「沒有生氣,行屍走肉一樣。」

  林逸笑了笑說道:「你知道有一個成語叫哀莫大於心死嗎?」

  蕭劍嘆了一口氣說道:「不管是美好的,殘忍的,悲傷的,放手吧,林逸,只要你放手,明天一定比現在更美好,你相信嗎?」

  「我當然相信你,我現在不相信你,還能信誰呢?再說了如果這個世界上連你我都沒辦法相信,我還能去相信誰?」林逸悠悠的說道。

  「蕭劍,放心吧,我已經習慣了,哭一哭就沒事兒了,離婚協議我會簽的,孩子我也會好好的生下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