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愛你,低入塵埃》[我曾愛你,低入塵埃] - 7.我曾愛你如生命

  幾杯紅酒下肚林琪已經微醺,陸勵成看了看時間,起身準備離開,林琪有一點點的失望,雖然她嘴上一直說著讓陸勵成回家陪林逸,但是她心裏想的卻是藉著一點點酒勁,陸勵成能留下來。

  但是現在陸勵成卻主動提出要離開,林琪為了維護住自己清純的模樣,只能言不由衷的答應道:「代駕過來了嗎?」

  「已經在過來的路上了。」陸勵成抱着林琪輕輕在她額頭吻了一下。

  「路上小心點,到家之後給我報個平安。」林琪的頭靠在陸勵成的胸口說道。

  「琪琪,再等幾天,我儘快處理好跟你姐姐之間的事情。」陸勵成承諾道。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林琪假裝若無其事的說道。

  「那我走了,你一個人小心點,有任何事情給我打電話。」陸勵成說著便放開林琪,離開了林琪的公寓。

  陸勵成其實也不明白自己是為什麼這個時候突然想要回到那個他厭惡的家中,甚至還想起了那個令人作嘔的女人林逸,陸勵成給自己的解釋是,他着急回去跟林逸離婚。

  陸勵成進屋已經是凌晨三四點鐘了,他完全沒有顧忌林逸可能已經睡了這個事實,嘭的一聲將門關了過來。

  剛剛睡着的林逸趕緊起身,穿好外套,打開房門正好看到微醉的陸勵成正在廚房倒水:「你回來了。」

  「怎麼?我們一天沒有離婚,這一天都是我的家,難道我不應該回來嗎?」陸勵成生氣的放下水壺,沒好氣的說道。

  「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林逸泄氣的說道。

  「我怎麼能知道你是你什麼意思,你恨不得將所有人玩弄於股掌之中。」陸勵成莫名其妙的生着氣。

  「我給你放洗澡水吧,你喝了酒,洗一洗早點休息吧。」林逸知道怎麼解釋都沒有用,乾脆避開這一話題。

  「不用了,你放的洗澡水,我怎麼敢用,我馬上就要開始新的生活了,跟我愛的人一起……」林逸不等陸勵成說完便離開了。

  林逸還是來到衛生間,打開水龍頭,像之前那樣,幫陸勵成做着一切她能做的事情,讓這個冰冷的家看起來至少還是有一些溫度的。

  林逸一直蹲在浴缸邊,直到陸勵成換好衣服走進浴室:「出去吧,你還在這裡幹什麼?」

  雖然嘴上罵著,但是陸勵成始終沒有辦法拒絕林逸為他做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

  可能是因為蹲的時間太長,也因為林逸懷孕之後身體越發虛弱,林逸剛剛站起來眼前一黑便倒在了浴缸邊上。

  陸勵成看着暈倒的林逸,以為她又在自己面前演戲,冷笑了一聲,隨後用腳搖了搖林逸的腿,說道:「都現在這個時候,你還演戲有什麼用?難道你不知道在我面前你已經是黔驢技窮了嗎?」

  過了一會兒,陸勵成沒見林逸有任何反應,這才反應過來,有些緊張的趕緊蹲了下來,認真檢查了林逸,好像是真的暈倒了。

  「我X,我跟你

猜你喜歡